在杯中品茶是一味,在书中品茶是另一味。若说前者恰窗明几净,可抵十年尘梦,后者则日月在天,能见世路八千。 近年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