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灯下读罗展凤的《流动的光影声色》,心中充满惊艳与悸动。惊艳是因为她打开了一扇门,让我开始懂得用耳朵来看电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