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下班后去啤酒屋,又喝多了,凌晨三点半在寒风中很凌乱地吐。     今天早早醒来,然后躺在沙发上看电 […]

, , , , ,

     于新源从天山来,风尘仆仆,像一个游魂。他长得很壮实,古铜色的脸颊,那是西北汉子特有的彪悍与爽朗。他随 […]

, , , ,

    这几天一直醉生梦死。真是喝酒辞旧岁,喝酒庆新年,直喝得一塌糊涂。     2009年的最后一刻,我和安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