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读这本书之前,先被其中的一句话震撼了的。那是去年夏天,我在家看老电影《杯酒人生》,结尾处,保罗·吉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