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凌晨,我想起了好多人,这是今天实实在在的故事。     下午,我接到两个大学兄弟的电话,心里喜忧参 […]

, , , , , , ,

    昨晚下班后去啤酒屋,又喝多了,凌晨三点半在寒风中很凌乱地吐。     今天早早醒来,然后躺在沙发上看电 […]

, , , , ,

     今夜(准确说是昨夜)下班很晚。虽然主席提前说好今晚螃蟹宴,但因为稿子来得太晚,下班时酒馆还是已经散场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