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见我捧着这本散文集,都要对华丽丽的封皮瞅上两眼,继而问:“这书名怎么读?”我便用手指画着 […]

, , ,

编者按:     仙枝出了第二本书,这真是个喜讯。在此恭喜仙枝,也感谢小北兄的辛劳。下面是天文小姐写的序文,贴 […]

, , , ,

  台湾作家朱天心的小说《初夏荷花时期的爱情》对人到中年时婚姻处境的描述,下笔之狠刀刀见血。台湾作家张大春称其 […]

, , , ,

    天文喊我朱陵阿姨,因为管管。我第一次看到天文是十二年前,朱家还住内湖。敝人尚是新妇,具有各种初婚女子的 […]

, , ,

  “我宁可做一个世俗热闹的人,也不做圣女。”许多年以后,朱天文回顾自己写下的这些文字,不知该是怎样的心情。然 […]

, ,

编者按:     薛仁明兄的《孔子随喜》近日已由新星出版社推出,实为胡门一大好消息。下面是天文小姐的序文,贴来 […]

, , ,

    严格来说,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张爱玲已写完她最好的作品。以后的四十年与其说张爱玲仍在创作,倒不如说她不断 […]

, , ,

           胡兰成与朱西宁全家,前左至右是朱天文、朱天衣、朱天 心,后排是胡兰成及朱西宁、刘慕沙夫妇 […]

, , ,

    早春时节,若要享受应做几件事:到苏堤之上看烟柳,去千佛山顶闻沉香,在小咸酒馆酌江南米酒,闲坐窗前读朱天 […]

, , ,

    五年前离开成田机场时,我跟仙枝天心在出境口向兰师鞠躬后,一阶一阶走下出境大厅,回首望去,站在阶梯口一袭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