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读胡兰成的文章,我自觉卑微地无处可以逃匿,从此不敢再妄写文章了,这两天沉溺于读胡兰成的日文著作,似乎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