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复饮于小咸酒馆,恍惚中忧从中来,此生可叹,自谓不可不戒。   酒满金樽易蹉跎,堪笑皮囊渐弥勒。 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