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周末的晚上,我独自在心萍啤酒屋喝酒,又想起老柴经常发来的短信:今晚心萍一个。 我们曾经一起心萍了很多个。他 […]

, , , ,

在字行稀疏的地方,不应当读出声音。     ——顾城《铁铃》     春天时在南京路过胡兰成曾住过的石婆婆巷, […]

,

    今日海边南风吹得急,天气依然微冷,似乎有点感冒了。想起我爹说“新南风,旧北风”,刚转南风的时候难免会冷 […]

, ,

    前天,也就是周五,我在小咸酒馆做了关于讲座:“亲也薄情,知也薄情——谈胡兰成的的家庭与婚恋观(上)”。 […]

, , ,

    这几天一直醉生梦死。真是喝酒辞旧岁,喝酒庆新年,直喝得一塌糊涂。     2009年的最后一刻,我和安 […]

, , , ,

    昨夜复饮于小咸酒馆,恍惚中忧从中来,此生可叹,自谓不可不戒。   酒满金樽易蹉跎,堪笑皮囊渐弥勒。 用 […]

,

隔岸秋波盏,敛眉落落迟。 未把琴心挑,醉倒不吟诗。 摄影/bear     注:前日小咸酒馆开业庆典,昨日开业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