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本《人生只剩八卦了》我已期待了很长时间。拿到后也果然欣喜。这是一本让人舍不得读完的书,它饱含 […]

,

    安东的随笔集《打死我也不说》封面上有一个瓶子,瓶子里有一个小人儿,小人儿抱臂蹲坐着,双目浑圆眼神悠远, […]

, ,

    今天凌晨,我想起了好多人,这是今天实实在在的故事。     下午,我接到两个大学兄弟的电话,心里喜忧参 […]

, , , , , , ,

    昨晚下班后去啤酒屋,又喝多了,凌晨三点半在寒风中很凌乱地吐。     今天早早醒来,然后躺在沙发上看电 […]

, , , , ,

    这几天一直醉生梦死。真是喝酒辞旧岁,喝酒庆新年,直喝得一塌糊涂。     2009年的最后一刻,我和安 […]

, , , ,

    前几天见到了《胡兰成:天地之始》的作者薛仁明兄,很是兴奋。我一直觉得台湾实在太过遥远。仁明兄居然能那么 […]

, , , , ,

    飞扬前些日子又来青岛,所幸四十天后就又离开了。并没有不想让他久留的意思,只因为他是来看病的。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