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痛与记忆   那天我们在天津找到林苑东里,敲门走进张宅的时候,老人正在看电视里的奥运会报道。老人说话声音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