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北院之后的2000年夏天,我开始反思自己前一年的日子。后来,这种反思也成为我的习惯,虽说往往得不出 […]

, , , , , ,

    看了一位师兄的文章,感觉我也该为大学写点东西了。时间越过越快,真的如白驹过隙,趁记忆还在,抓紧写一点给 […]

, , ,

那年那日那门中,那朵黄花那阵风。 那事那人那杯酒,误入红尘第几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