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周末的晚上,我独自在心萍啤酒屋喝酒,又想起老柴经常发来的短信:今晚心萍一个。 我们曾经一起心萍了很多个。他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