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被这首诗亟然一击而打动的,万万没想到中国情诗中还有这样刚烈乃至死的一类!     华山畿!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