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这本《例外》时,我的思想先飞回十年前。那时我对老上海很着迷,整天想着王琦瑶心中的老克蜡味道,以及霞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