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金缕       此生颇自许。阅世间,古菊危兰,寥寥可数。也是零落栖迟苦,每想一番酣饮,恸月色华颜皆素。夜半 […]

, , , , , , ,

  南有乔木,不可休息。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诗经》      […]

, , , , ,

    离开北院之后的2000年夏天,我开始反思自己前一年的日子。后来,这种反思也成为我的习惯,虽说往往得不出 […]

, , , , , ,

    看了一位师兄的文章,感觉我也该为大学写点东西了。时间越过越快,真的如白驹过隙,趁记忆还在,抓紧写一点给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