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大学时写一点歪诗,本是强说愁,没想到却一语成谶,成为自己的悲惨写照。歪诗的前两句是:“年少笑痴狂,风烟 […]

, ,

    我相信,读书人都动过要读《资治通鉴》的想法,然后真正能坚持读完的绝对寥寥。比如我,坚持看了一年,也仅仅 […]

, , , ,

    新婚姻法的司法解释一出,网上网下唾沫横飞,声势蔚为壮观。吐唾沫的大多数具备思考能力的新女性,男士们集体 […]

, ,

摄影/大熊     2011年8月13日,青岛138当代艺术文献仓库,《现场》当代艺术四人展。这是在青岛的这些 […]

, , , ,

    编者按:今天是兰师三十周年祭日。刘义兄发来一首长诗,祭奠兰成先生。这首诗之前我是读过的,但今天读来感觉 […]

, , ,

    有一些东西是命中注定,即便相逢再晚都不会迟。当你遇到,它都会像鸠摩罗什的那一根针,让你刺痛,并且住进你 […]

, ,

图/大熊 卜算子·知春路 才下青枫浦,又别紫禁城。 八载匆匆尘与梦。 来去两孤鸿。 半酣人百媚,一笑酒千钟。 […]

, , , ,

    前些天木木写了一首《江城子》,我胡乱和了一首。不想被挚友修一看了,还写了字。这些天瞎忙一直没好好看,今 […]

, ,

樽前莫许情似金,等闲离别最断魂。 古来贫贱少年侣,到头不是枕边人。

,

    木木今夜写成小词,我也和了一首,录下来。 江城子·元夕 残雪未消远山静,夜风清,皓月明。 万里山河,凝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