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4月

【本网专稿】吃吃菜,怡怡情

记忆的飨宴

空闲时去逛菜市场,路上可以看花,市场可以买菜,也算得上一种享受。

总觉得在都市之中,菜市场算得上一块宝地,这里看得到自然,有各式的菜蔬瓜果;看到得到动物,有鸡鸭鱼虫;看得到五方杂处,各色人等;假如想得多一点,形而上一点,恐怕连轮回也能看到。菜市场是一个可以补充元气的地方,每当我为自己的碌碌无为而羞愧,为自己的不接地气而纠结时,我都会到菜市场来逛一逛,花一点钱,大包小包买回家,大吃一顿,小酌一杯,世界便美好起来。

这个季节,青菜最惹人喜。买回家,爬楼梯,进门已是气喘吁吁。假如有空闲的话,此时不必着急去厨房,大可以泡一壶茶,读几页书,看一看青菜的故事。最近我在读柳已青先生的《记忆的飨宴》,这是一本妙书,多处让我触“菜”生情,大开眼界。

就说葱吧。眼下市场上的小葱正好,作为山东人,可谓人人得而食之。然而柳已青先生却从葱想到了葱岭、楼兰,还有李贺写的唐诗,“华裾织翠青如葱,金环压辔摇玲珑”,真是心鹜八极,神游万仞。而且,还有他“和青葱有关的故事”。少时的春天,他家里种了几分地的大葱,家里吃不了,就跟着大哥用地排车拉了去临近的村庄叫卖,“五分钱一斤的大葱,从东周村到西周村,走了几个村庄,从早晨八点到下午四点,全都卖掉了。走街串巷时,饥肠辘辘,吃了几棵大葱,肠胃里火辣辣的”。这一段描写也让我想起自己小时候,同样出身于农村,当年菜少,很多时候早饭就是用葱就馒头,那一股火辣辣的味道啊。贾宝玉说“花气袭人知昼暖”,我却是“葱气袭人”。于是,很多年一见到葱就退避三舍,直到年长之后,才慢慢重新习惯吃葱,重新意识到葱之重要。

还有椿芽。如今,椿芽早已批量上市,让我怀念老家院子里被砍掉的那株高大的香椿树。那些年,每到春风回暖,父亲便爬上房顶,采来椿芽炒鸡蛋,味道绝佳。在《记忆的飨宴》,柳已青先生椿芽也记忆深刻,他想到自己上高二时,因为凑不够二十几元的学费,父母愁眉不展,后来看到院子里的香椿树,灵机一动。于是采了去县城卖,竟然解一时之困,于是椿芽也就成了他“生命中的恩物”。如今写书,他详细考证了历史上对香椿的记载,原来香椿原产于我国,早在3700万年至6000万年之前,香椿就已出现于华北地区。而且《庄子》有云“上古有大椿,以八千岁为春秋”,所以至今仍称长寿者为“椿寿”。

当然,书上看菜,长知识有益身心,但终归要回到吃上来,还得要有益厨艺才好。柳已青先生书中提到了“茄鲞”,称“茄鲞是明清田园风味的一道菜,也是长期旅途中不可或缺的菜品。京中大吏出巡,或者新官上任,所行并非都是通都大邑,可能住宿在荒村小驿。随行厨师,多备此物,以当地的鸡或者其他肉类,或炒或拌,立即上桌,可以佐酒,亦可下饭”。让我看了神往不已。真想什么时候尝试做一做,也给桌上添点新菜。

另外,还有冬瓜。《记忆的飨宴》中说的是一道青岛家常菜“冬瓜蛤蜊汤”的做法:先把蛤蜊洗干净,放进锅里,加入少量的水,盖上锅盖,水开之后蛤蜊亦开,于是蛤蜊捞出,取肉。锅中剩水色入牛乳。将切成薄片的冬瓜放入锅中,煮软,再倒入蛤蜊肉。两三分钟后,撒入香菜末。这道菜说起来平常,其实却是食疗佳品,而且,喜欢减肥的女士比较适合吃。连《本草纲目》也说:“欲得体瘦轻健者,则可长食之。若要肥则勿食也。”

当然,若有其他书对照来读,会更加兴味盎然。比如,同样四冬瓜,清代才子袁枚的《随园食单》中是这样写的:“冬瓜之用最多。拌燕窝、鱼肉、鳗、鳝、火腿皆可。扬州定慧庵所制尤佳,红如血珀,不用荤汤。”想一想用冬瓜拌燕窝,这是何其霸气的搭配,而那种“血珀”一般的冬瓜,不知如何制成,难道是红糖或者是西瓜汁?我这里一边想着,一边想到葡萄酒,假如用葡萄酒浸冬瓜条,或许能比橙汁瓜条好些吧?

春光如此明媚,年光也不可等闲抛掷,买菜、做菜、读书、怡情,口腹之欲,精神食粮,都在这里了。 (《记忆的飨宴》,柳已青,山东画报出版社,28.00元)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50420/1131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