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12月

【本网专稿】用耳朵看电影的女人

流动的光影声色立体封面

深夜,灯下读罗展凤的《流动的光影声色》,心中充满惊艳与悸动。惊艳是因为她打开了一扇门,让我开始懂得用耳朵来看电影;感动则是因为她在如此冷门的一个领域,辛勤耕耘,乃有鲜花似锦,洋洋大观。

看书前先想,关于电影配乐我都知道些什么?无非是几个符号,比如李安电影里的箫和鼓、徐克的唢呐,还有岩井俊二的钢琴……自认为看过一些电影,但能找出的印象如此之少,真让人惭愧。愧意就是动力,翻开书,果然看到另外一番天地。从基耶洛夫斯基、托纳托雷、昆汀•塔伦蒂诺、伍迪•艾伦,到费穆、黑泽明和王家卫,这些熟悉的名字在眼前一一闪过,原来我竟错过如此多风景!

作者优雅的文字与电影大师们闪光的名字,开启一堂华丽的启蒙课。全书分为“光影大师的灵魂牧歌”、“爱情华尔兹”和“生命悲歌”三大部分。作者用融合感性体验的方法和理性分析的技巧,把人们从被动的观影习惯中解放出来;从习以为常的声画合一之中将音乐分离出来,但又不是绝对的分离,而是把音乐当作审视的主体,看其如何为其他元素服务。

开篇便是基耶洛夫斯基,这也是我钟爱的一个导演。多年前,在黑暗的出租屋中,这位波兰导演的“蓝白红”系列曾一次又一次打动迷茫的我。这里,罗展凤讲的是他的《十诫》,我喜欢其中的“生命无常”。十来岁的男孩波威和父亲、姑姑一起生活。父亲是一个大学教授,沉迷科学;姑姑则笃信基督教。波威喜欢滑冰,父亲就用计算机计算出每天湖面上结冰的厚度。谁知,一天在滑冰时湖冰碎裂,波威不幸去世。两位至亲对科学和宗教的信仰同时破灭,顿时陷入虚空与无常之中。书中写道:“一开始,就是笛声,一种凄然冷锋的空灵感油然而生”“普列斯纳的笛声在这里显得虽热还冷、虽近还远,吹奏的时候,带着颤抖抖的感觉。”“那是一种恍然之音,夹杂着一种悲戚的宁静,一种无以名状的爱,一种悲天悯人的情怀,却又如此软弱无力,它是宗教性的,背负灵魂,却又跟凡尘俗世显得疏离。”这样的语言,这样的描述,其力量是不言而喻的。

对于王家卫,罗展凤青睐有加。“既能配合时代,又能捉着画面营造气氛,甚至带出其他叙事线索或阅读上的深层意义,是王家卫在电影音乐处理上的一种得天独厚本事”。想一想,也的确如此。从《阿飞正传》到《花样年华》、《2046》再到《一代宗师》,王家卫将音乐的使用与电影的叙事紧密结合,确实营造出了一种呓语般的音乐时空。

这本书让不熟悉音乐的我有种想补课的感觉。在熟悉的电影经典背后,原来伫立着如此多的配乐师,他们是普列斯纳、加索尔、梅林茂、阪本龙一、格拉斯……影影绰绰。通过阅读,他们和电影的关系渐渐明晰,可按图索骥,一一摩挲。

我想,在电影音乐评论这一人迹罕至的领域,不知罗展凤是如何坚持走下来的。她本是媒体人出身,至今从网上仍然能搜索到她写过的采访报道。作为同行,我深知这一行业的忙碌与浮躁,而她何以能在孤寂中深耕至此?

在她前一本《电影×音乐》的序言中,她说,当第一次在电影院观看托纳托雷执导的《天堂电影院》时,她就被里面的音乐所吸引,特别是影片最后那荡气回肠、层层推进的音乐感染下,她几度动容。走出电影院那一刻,她就决心搜索这部电影原声,没想到却踏上了一条研究电影音乐的探险之路。

无疑,罗展凤是一个执着于自己选择的人。她字里行间中透出的热忱和迷狂打动我,让我在这个冬夜暗起波澜。而她的文字像利刃劈空的风声,一次又一次刺激了我的听觉神经,让我不得不反顾自己丢失在电影中的另一半意义。

(《流动的光影声色》,作者罗展凤,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35.00元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41219/1126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