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1月

【本网专稿】一杯叫乡愁的贴牌红酒

1

上周末,看完了李保田主演的《夜莺》,这是一部挺特别的电影。乍一看,很有几分老片儿的气质,细细咂摸却又似是而非。就像某个乡愁泛滥的黄昏,眼前的青花瓷盏里,偏偏是产自异国的贴牌红酒,喝一口更添怅惘。

说《夜莺》特别,是因为它有散文一样的节奏,心平气和地叙事,让人感觉宁静而温暖。在眼下的中国电影界,在众多艳情暴力、装傻卖二、狗血喷头的大小片中,这样的姿态和保持这种姿态的勇气,都让人很感钦佩。它是一枚小清新,在一群狂躁病人当中,忘情地玩着自己的游戏。我愿意相信,这种态度更容易接近艺术的本真。在电影中,老戏骨李保田的演技也有充分发挥,将一个带孙女还乡的老人形象展示得淋漓尽致。当他拿着孙女的手抚摸水牛时,我有点被感动了。当看到祖孙二人在山洞中露宿、在水塘边无助等待的时候,我深信只有回到自然中,人与人,乃至亲人与亲人,才能感受到彼此的相亲、相偎,因城市和物质,而迟钝的神经和爱才能得以痊愈。

“夜莺”是贯穿影片始终的一个意象,它代表了现代与传统的断裂,最终又推动了二者的和解。三岁时,孙女因为爷爷贪看夜莺而差点走失,父子之间矛盾爆发;孙女跟爷爷还乡时,知道了夜莺的故事;儿子儿媳即将离婚时,孙女买来一只夜莺,意图挽回濒临破碎的家庭。这也是隐含在影片中一条主要线索,它让生活从鸡毛蒜皮中抽离出来,而呈现出某种诗意。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为求某个意象的统摄力,而让剧情的起承转合显得生硬的做法。相比之下,我倒喜欢那只爷爷养了十八年,要千里赴会的画眉,它终于死在了爷爷即将上坟的前一夜。我想,死亡是不可测的,在它面前所有的谋划和仪式都是一场空。然而接下来,影片就出现了bug,孙女用iPad换来一只画眉,给爷爷的死画眉掉包,而爷爷竟然没看出来。这样的剧情,是在侮辱一个养了十八年鸟的老人的智商吗?对于玩鸟的老人来说,哪怕掉一根毛,都能看出来。

《夜莺》的特别和缺憾,或许与它的导演是法国人分不开。这部从取景到演员都是中国人的电影,是由法国人费利普·弥勒执导,要代表中国内地申报第87届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尽管他中文说得挺流利,但过度的抒情,过分的渲染,冲淡了电影的感染力。他在片中也忘不了打上法国的标签,比如儿媳接电话讲法语,出差去的是巴黎,在寨子里竟然还遇到一个曾在波尔多留学的年轻人,让人看得一愣一愣的。

这部电影中的景色很美,不过是一种想当然的美。就像影片中的儿子是中国顶级设计师、儿媳也貌似金领,故乡要在风景如画的阳朔,孙女古灵精怪地近乎完美……这些都显得一厢情愿。一个中国人的家庭是这样的吗?侯孝贤有一部电影名叫《冬冬的假期》,建议导演看一下。真正的故乡就在不动声色的一枝一叶里,一杯贴了中国牌的法国红酒可以让量小的人两颊绯红,至于冲击奥斯卡吗?别闹了。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41103/1118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