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7月

【本网专稿】邈若山河的少年壮气

少年游(立体)

《少年游》是青年学者羽戈的书,写身边人和事,皆有江湖气,是寻常巷陌中里的风流气概。这是我第一次读羽戈的书,不乏惊喜。

书大体分四部分,类似《世说新语》。第一部分写自己家乡皖北小城中的人物,第二部分写大学时的同窗好友;第三部分是亦师亦友的几个人;第四部分则是十封书信。看起来有些散乱芜杂,其实自有一股气在。这股充沛的元气,即为少年之气,其可感、可叹、可喜、可哀,俱皆是少年人的血性。

我最喜欢书的第一部分,因为其中有江湖。李白说“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那是古时乱世;“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那是盛世浮华中的富家子。爽则爽矣,然而总难接如今的地气。羽戈书中的这一部分人,我们都熟悉模样,听得到呼吸,闻得到身上的臭汗,看得到衣间的补丁。

比如,马二毛便是一个狠人,自幼受人欺压,为报家仇,拜师学拳。待学得大成拳和岳家散手之后,回乡向有钱有势的仇人挑战。仇人偏偏请了一位此前曾指点过自己的拳师,二人一搭手,老拳师重伤,马二毛废了一条膀子。马二毛心知对方手下留情,不像自己那般下绝手,后三年内,对卧床的老拳师如孝子侍父,直至其过世。此后,仇人家的工厂被一把火烧光,马二毛随之消失。这样的人,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可谓快哉。再比如,徐老鹰是鱼行老大,以驾驭鱼鹰捕鱼为生,水上水下,功夫过人,是响当当的一条汉子。他女儿徐小凤自幼便如一朵花,谁知读书时频繁早恋,三次堕胎,后又为人情妇,名声扫地。徐老鹰在乡人面前抬不起头来,终于精神错乱,失足落水而死。正可谓不肖之子,尚可家法处置,不肖之女又能怎样?为此等人之父母,真是生如黄连,死如败叶。

还有一位刘诗人,高中连年复读,语文偏科,酷爱写诗,后来终因早恋出状况而被学校开除。不过,刘诗人除写诗之外,做生意倒也是一把好手,开起餐饮连锁店。这让我想起我的一位初中同学,当年他和我都喜爱古文,只可惜他在复读班做了“N朝元老”之后依旧升学无望,于是到集市上摆摊卖鞋去了。近二十年不见,不知他现在如何。

后面部分,我独喜欢那位奇女子颜言,因她与三国时的西川大将名字差不多,更因她能文好酒习剑。她读书时的狷介别成一格,只不知毕业回老家当法官会熏染成何种样子。稼轩词云“元知造物心肠别,老却英雄似等闲”,岁月摧残才女怕是更加辣手。

若说遗憾,就是书中选用了微博上很红的“老树画画”的画作为插图。这本来应是增色之举,也契合文中境界,然而书采用黑白印刷,让以色彩见长的插画效果大打折扣。

读这本《少年游》,也在重新回味自己的生活,自叹不如羽戈精彩的同时,也惭愧自己的感知力。只是有一点是相通的,就是那种对青春的感觉。《世说新语》中,王戎为尚书令,御车而行,途经黄公酒垆,感叹说:“以前和嵇康、阮籍在此饮酒清谈,斯人已逝,吾为时世所羁縻,今视此虽近,邈若山河。”过往历历在目,人名都在手机通讯录里,然而早已是“邈若山河”了。

少年游
作者:羽戈
出版社:广西师大出版社
定价:28.00元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40728/1103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