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1月

【本网专稿】何处修心,一花亦真

三幅佛像是一组,每幅只有半张脸,画中的佛从右至左,颜色由浅至深,面孔渐渐从背景中凸显出来。

这组作品名为《如是我闻》,这四个字是许多部佛经的起首句。名字和作品一起,开启一扇思索之门——到底有什么含义呢?是说渐修顿悟的进境,还是“前三三,后三三”的掌故?亦或是“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的道理……心里拿不准,没关系。因为艺术本来就没有确切答案。思考即乐趣。

作品出自岛城知名书画家李海涛之手。李海涛,号修一,在青岛美术馆日前举行的“无独有偶”四人展中,他是参展艺术家之一。他的作品在青岛书画界是一种独特的存在,呈现一种宁静而空灵的气韵。如同上文提到的《如是我闻》,他的书画即便放在众多作品之中,观众只需一眼,便能立刻辨别出来。他笔下那些独创的符号,来自内心静谧之处,源于人生清越之流。

在展览当中,一幅《坐禅如来》让观众过目难忘。佛祖头部是金字的《心经》,小楷写就,字字生辉。遍体鎏金,佛光普照。指若拈花,翩然欲飞。背景则是一片湛蓝,浑如无边无际的海水,传来心跳一般的妙法梵音,一声一声,潮起潮落。

世人喜欢写经的不少。有的写时五体投地,以忘我之境求功德圆满。有的写时个性张扬,譬如一个“禅”字,却偏偏写得或如金刚怒目,或如贵妃醉酒,涂涂抹抹,面目全非。而修一落笔,别有一种阳光雨露的气息,那是一种新鲜的活泼。每一个字都有头有脸,放在一起又相映成趣,风日洒然。倘若诉诸文字描摹,《论语》有云:“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大约就是这种境界。

有人觉得以儒说佛,有些不伦不类。其实,对我等芸芸众生而言,读经参禅,求的的无非是“清静”二字。生活自是我们的道场,只要有诚心,滴水粒米,都有般若滋味。

我与修一相识多年,他是真正字如其人的。在很多朋友看来,他有一点拙,事事认真,举止恭敬,从不玩心计,也不绕圈子,他的身上颇有一种古风。在我看来,这种“拙”是好事,今人已经太巧太工,热衷于功利的熙熙攘攘,沉迷于势利的也大有人在。而从修一的身上和笔下,却能看到一种人世的端庄。

修一笔下多有佛教意象,或为一只纤纤素手,或为对禅宗偈子的零星感悟,一勾一画,让人思绪万千,若风吹涟漪。很多人看后,觉得修一肯定信佛。我曾和他专门聊过这个话题,他说对于佛经,他是很谨慎的。因为他性格有点太专注,担心一旦沉浸其中,就会深陷进去,而他毕竟还是热爱生活的,离群索居非其本意。所以,他保持着节制,只是一边读经,一边生活,一边领悟,一边画画。

他的话很实在,没有一丝一毫的云山雾罩,全不染圈子里故作高深的习气。依我看,正是因为修一的真,才使得他的作品更动人。他的字和画皆有情意在,让人觉得人世的可亲。三祖僧璨有言,“万法无难,唯嫌拣择”,而世人若有一片真心在,原本就可以不拣择。

修一是可以心清如水的,但他同样能“浩气展虹霓”。从他的一组大画《世间》当中,可以看出他对中华文明的思索。那些抽象的线条和构图,让人想起伏羲八卦、龟甲占卜、共工撞倒不周山,创世、爱情、还有五千年的月亮,笔墨丹青穿越历史的烟波浩渺。整个一组画,展现出一种磅礴的气势,那也是修一的雄心。而且,这组作品还入选第十届中国艺术节青岛市优秀美术作品,广受好评。修一自承,《世间》是受家中所养宠物龟的启发,这很有趣,但别忘了,文王拘而演《周易》,人生天地间,免不了独立苍茫,发亘古之思的。

我还喜欢修一的另一幅作品《度》,画中佛呈两面,一面慈眉善目,一面狰狞可怖。二者合一,让人想起临济义玄禅师传道,他不光正襟危坐,还时常将来人擒住,打一掌,再托开。这种苦口婆心外加连打带骂式的启发,不正是画里的度人之术吗?

修一的作品是与众不同的,所以在一段时间内,他免不了感觉寂寞。好在风气已开,人心思变,他的知音也已星星点点。而且更为幸运的是,他的妻子即是他最好的知音。花前灯下,红袖添香,是为人间佳话。

我想,修一会喜欢宋代雪窦禅师的偈子:“三界无法,何处求心?白云为盖,流泉作琴。一曲两曲无人会,雨过夜塘秋水深。”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40116/1057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