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灯下读罗展凤的《流动的光影声色》,心中充满惊艳与悸动。惊艳是因为她打开了一扇门,让我开始懂得用耳朵来看电 […]

, ,

在杯中品茶是一味,在书中品茶是另一味。若说前者恰窗明几净,可抵十年尘梦,后者则日月在天,能见世路八千。 近年来 […]

, ,

赴京游罢归青 十年转篷渐微茫,三日扶老绕宫墙。 已倦池中歌杨柳,仍向竿头觅稻粮。 每把乡心做壮心,前度刘郎是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