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11月

【本网专稿】盛世大唐的入门之阶

大唐是中国人梦牵魂绕的年代,当今无论是摇滚青年还是各色小清新,谈起大唐无不热血沸腾,恨不得穿越回去。但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对大唐的了解只停留在中学历史课本和影视剧的层面。看到、想到、梦到的,都只是皮毛,这真是个令人遗憾的事实。

我们从不缺少关于大唐的书籍。从新旧唐书到《资治通鉴》,都有详细而权威的记述,但厚厚的一叠加上文言文,让人望而生畏。白话的则是“百家讲坛”类的讲解和“那些事儿”式的戏说,看了也不敢盲目相信。所以,至今,真正的大唐仍在众声喧哗之中寂寞着。而在我看来,这本《皇皇盛世》,算得上一本通向大唐盛世的入门之书。

本书是《十八史略》中的一本,讲隋唐史,作者陈舜臣是日本历史小说的大家。看日本人写中国的历史,总感觉有些怪异,也免不了担心。但客观来说,陈舜臣写得很不错,摒弃了以往史家喜欢板起脸教训人的习惯,作品通俗易懂又生动泼辣,有可读性又特色鲜明,独树一帜。

陈舜臣既为小说家,用笔自然与史家和学者不同,在事件和人物中更侧重后者,不少形象跃然纸上。比如,在正史当中,李世民是一个被半神化的人物,几无缺点。但本书却写他在李渊起兵之初善于伪装,特别是在大哥李建成面前,故意表现得优柔寡断,即便打了胜仗,也要看起来是只凭运气。正是这种伪装,使得他能“扮猪吃老虎”,闷声发展势力,最终通过玄武门之变,一举扭转局面,夺得江山。再比如,本书明明白白地说,长孙无忌之所以力主立李治为太子,是因为自己的私心。而且,他在清除吴王李恪时玩弄阴谋,令人发指。这和正史中长孙无忌的形象迥异。还有对朱温的描写,写他领悟到单纯的起义军不能开创新朝代,只有在推翻旧政权之前,先成为官僚系统的一部分,熟悉官僚系统的运行机制才行。为此,他先随黄巢造反,之后投靠唐朝,最终取而代之,其用意之深远,令人惊叹。这种写法颇似演义小说中的脸谱化,或惹正统学者腹诽,但无疑加深了读者的印象。

在内容上,本书也有不少独特之处。用较多笔墨讲述了玄奘取经,让一个英俊的玄奘站立在读者面前。也因为作者是日本人的原因,在某些和日本相关的事件上掌握了较多材料。比如,来大唐的留学生阿倍仲麻吕,汉名为晁衡,他和李白交好。他在返回日本的过程中遭暴风袭击,李白以为他不幸身亡,写诗哭他:“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这首诗至今仍流传甚广,很多人也都以为晁衡当时遇难,但事实上,当时晁衡的船只是被大风吹得改变了航向而已。他终身再未回到故土,而是返回长安,在中国过了一辈子。另外,对于唐高宗东征时的“白村江之战”也讲述得远比国内的史书详细。陈舜臣还将唐末的群雄争霸,和日本的战国时代进行了类比,将控制汴河要冲的朱温比作织田信长,而将拥有沙陀铁骑的李克用比作武田信玄,让人看了有所启示。

看书前,担心的是作者会对唐朝的历史理解有所偏颇,但看书后,发现并无这种缺陷。作品从选材上,主要讲述的是从隋末群雄逐鹿,到安史之乱这一时期的事件,对于藩镇割据到唐朝灭亡这段历史则讲述较少。这一点和大多数中国人的知识结构差不多,符合读者的兴趣。当然,并不能由此就说作者对晚唐史不了解,他的叙述很有章法,用不多的文字,给读者勾画出了清晰的脉络。

陈舜臣对白居易似乎格外青睐,多处引述其诗。像写隋炀帝开凿的大运河,“西自黄河东至淮,绿影一千三百里”,增加了文章的神韵。

当然,本书并非毫无缺点,个别地方略有硬伤。比如,李世民东征时的行军副总管应为“李道宗”,但书中却说是“王道宗”。想来这是因为其人身份是江夏郡王,史书往往以文言称其为“江夏王道宗”,或许由此,作者不慎出现错误。另外,唐朝三省之中,之所以不设尚书令,书中称是因为“太子于皇子时代,曾经就任过此职”,但事实上,就任此职位的并非是曾为太子的李显、李治、李成乾,甚至李建成,而是最初只是秦王的李世民,此后永远空缺,是为避他的讳。

因为本书与以往严肃或戏说的历史书籍均差异很大,所以评判难免趋于两端。但我认为瑕不掩瑜,对于喜欢历史,希望梦回唐朝的人来说,仍然很值得一读。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31102/1051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