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8月

【本网专稿】月亮两篇

 

明湖捞月,乡心似水

    又快到中秋节了,至今,我还常常想起十二年前在千佛山顶上看月亮的情景。那时,我在山东师范大学读书,就在千佛山脚下。那年中秋,我们怎地想到千佛山顶上看看。于是,女生带着水果,我们宿舍的老八扛着吉他,就一路上山了。千佛山白天香火很旺,晚上整座山都弥漫在一片香火气中,漫步其中,隐隐若入佛境。然后,穿松林,上石阶,一番磕碰,汗流浃背,至山顶则眼界洞开,醍醐灌顶。那时山上人影绰绰,却又各自安静。向北是脚下的万家灯火,向南则是黑乎乎的一片远山。头顶一轮大月亮,似玉盘冰片,直照得人心如水。

耳畔清风鼓荡,老八拨弄琴弦,反反复复都是一首《青春》:“青春的花开花谢让我疲惫却不后悔,四季的雨飞雪飞让我心醉却不堪憔悴……”当时觉得单调,但后来想想,那时最好的也就是青春了。

后来就毕业,进了一家不大的事业单位工作。平时工作比较闲,闲到令人惶恐。记得办公室中有一盆吊兰,长得很旺,我能数出每天它长了几片叶子。我常常在单位待到很晚,一方面是孤身一人,回家无事可干,另一方面则是要查第二天工作的材料。那时办公室只有一台电脑,而同事总是占着,在晚上下象棋、打够级。这种日子表面上看是清汤寡水,实际上却是危机四伏。心里觉得闷,且有一股怨气,于是常到泉城广场上看月亮。

夜深时,泉城广场上没有几个人影。坚硬的地面,惨白的灯光,别有一种荒凉的味道。坐在喷泉池子边,仰头看到白茫茫的月亮。脑子里想的是张爱玲在《金锁记》中写的:“年轻的人想着三十年前的月亮该是铜钱大的一个红黄的湿晕,像朵云轩信笺上落了一滴泪珠,陈旧而迷糊。老年人回忆中的三十年前的月亮是欢愉的,比眼前的月亮大、圆、白;然而隔着三十年的辛苦路望回看,再好的月色也不免带点凄凉。”

其实,那时刚出校门不久,表面上是这样一种未老先衰的多愁善感,事实是对未来的无从把握,以及骨子里的不自信。

随后辞职,开始了一段北漂的经历。记得那一年,写歌的乔羽老爷子办金婚,我溜进去蹭了段饭,然后在国贸大厦的天台,看到了月亮,蓝蓝白白的一小片,像冰一样,似乎转眼就会化掉。那个中秋是在通惠河边过的,和一位兄弟对着月亮,背靠铁栏杆,喝灌装的燕京啤酒,真难喝。脑子里想的却是“黑趵”,要能在济南的路边,吃几串烤肉,再喝上一瓶啤酒,那该多好。

辗转又到青岛,一晃多年,已然在此安家。随着年岁渐长,越经常想起小时候的日子。

我家就在济南北郊的农村,黄河以北十五里。小时候,每当月光洒满大街,就有小孩乱跑乱嚷:“月亮奶奶,爱吃韭菜,韭菜太辣,爱吃麻花……”念得极顺,意思却未曾琢磨。事后想想,却又迷糊,怎么一会儿爱吃,一会儿又嫌辣了呢?那时我不知道,月亮奶奶说的就是嫦娥。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等美女免不了挑剔,所以想了又嫌,嫌了又想,是再正常不过的。按照《淮南子•览冥训》中的说法:“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恒娥窃以奔月。”这个姮娥就是嫦娥,本来就不是好伺候,还动不动就窃取家财玩出走。难为李义山写出这样的句子:“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还有童年一个人在棚里看瓜。天上是一轮满月,头顶是一角窝棚,田里是一片西瓜,而我枕头底下则是一把西瓜刀,雪亮亮闪着银光,那是我的“武器”,壮胆用的。现在想来,难免可笑,恁点小孩,人不被偷走就不错了,还能看瓜?但当时却自有一股威武之气,自认为,这刀可是切金断玉、削铁如泥,堪比白眉大侠徐良的金丝大环刀啊。

去年秋天回济南,晚饭后到大明湖一游。那是我第一次夜游大明湖,看到了湖里的月亮。人在湖边一路走,月亮也在水中跟随,分外觉得亲近。大明湖中的月亮,虽然不比西湖的“平湖秋月”那样壮观,但别有一种小家碧玉的味道,就连湖水中隐隐水草,也似是一种缠绵。所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这种儿女之约,还是在大明湖要好一些。而曲水亭街,那时时流淌的泉水,撒着点点月光,让人平白起了几缕乡愁。

我一度想约三五好友,各背一捆啤酒,用绳系好,丢入大明湖中。对着月亮,捞上一瓶喝一瓶,如此痛饮,岂不快哉?只是在济南逗留的时间总是很短,这番梦想,不知几时能圆。

崂山赏月,神交古人

    中秋既是佳节,赏月自然是一件要紧事。然而,何处赏月可得妙处呢?
在青岛,最著名的赏月地点是崂山太清宫附近。山海相连,山光海色本是崂山风景的一大特色。位于太清宫前有一处海湾,风光绮丽。由此可乘游船游览崂山近海。自晚清时,由海路从青岛市区游崂山就从这里登岸。曾任教育总长的清末翰林傅增湘《游崂山记》中便有这样一段记述:“是日,适值佳节,月上东峰,遂同步海岸赏月。初行竹林中,金影布地,晶光上浮,若玉烟之笼被,清奇独绝。嗣乃登坡放瞩,海波浪碧,天宇横青,上下空明,如置身玉壶冰镜中。”

此景人称“太清水月”,是崂山十二景之一。传说,清朝大学时刘墉罢官之后,曾来崂山青山村小住,被这里的山光水色所吸引,并与青山村的道长结为挚友。在被道长留宿太清宫饮酒赏月时,刘墉触景生情,挥笔写下了“太清水月”四字,从此,赏月胜景以“太清水月”为名,逐渐为世人熟知。虽然刘墉所写四字已然不存,但这的确是个好名字,因比邻太清宫,有一派道家的清虚之气,而水月二字,让人想起苏东坡千余年前游赤壁,所发之感叹:“逝者如斯,而未尝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末消长也”。

崂山的月亮大有故事,比如,蒲松龄《聊斋志异》中所写的崂山道士。王七为学仙术,上崂山拜道士为师。道士令他打柴、采野果,一个月下来王七不堪其苦,想回家了。一天夜里,他偷偷看到师父与二人宴饮,一人剪纸变成月亮,另一人从月中请出嫦娥,歌舞助兴。看得王七瞠目结舌。随后埋怨师父不教法术,师父一笑,授其穿墙术。王七屡试不爽,乃回家。向妻子炫耀,却失灵了,只在头上碰出一个大包,被好好揶揄了一番。

我喜欢这个故事,因它接地气。有仙,有景,有美女,有教化,最主要的是还有人情。在我看来,其中最可爱的是王七的妻子。她能任由丈夫去上山求仙,看他回家也不出恶言。还兴冲冲看丈夫表演,表演失败后,也只是揶揄了两句而已。对于我被中年人来说,谁没有点不靠谱的小梦想,可谁家的妻子允许丈夫抛家舍业出去胡闹?等到丈夫碰壁回来,妻子岂止揶揄几句那么简单,恐怕会明明白白记在账本上,有点事就拿出来敲打你吧。

82岁的青岛著名文史专家鲁海老先生说,他在崂山上住过一段时间,曾好好欣赏过“太清水月”。那是1979年,他在崂山上写书。与太清宫的一名韩道士时常聊天。这名韩道士四五十岁,刚回太清宫不久,在此之前的“文革”中,他被赶回老家去了。韩道士身怀功夫,有时和鲁海同行,他挑了一担水走路依然身轻如燕,迈着小碎步,很快就把鲁海甩在后面。夜间看月亮,这位道士不谈玄,不求仙,只是说说蒲松龄曾居于此的掌故,讲些强身健体之法。据说,当年的一个月夜,蒲松龄正在一亭子里凝思,忽见对面白色墙上有人一闪而过,似是穿墙而入,定睛一看,原来是道童给他送茶闪过的影子。这一幕唤起蒲松龄的灵感,便有了《崂山道士》中穿墙的情节。松声竹影之中,这种聊天如同叙旧,让人感觉到稳稳当当的岁月静好。

在鲁海看来,崂山最适合看月亮的不是太清宫,而是仰口附近的太平宫。那里能看得到月亮从东方升起,这对很多人来说可谓难得一见。1983年曾有一部电影名为《海上生明月》,就是在此处拍摄。主演为著名女中音关牧村,饰演一位渔家姑娘李燕靠嗓子唱出一片美好未来。如今再看,虽然从剧本到造型都没太多亮点,但那歌声是实实在在美,带着浓浓的渔家气息,淡淡的前尘旧梦。
如果不想走太远,在青岛市区之内,赏月可上小鱼山。“鱼山秋月”也是“青岛新十景”之一。在市区诸山头中,小鱼山以其“临海翘立,挺拔深秀”超逸而出。山巅有一座18米高、三层八角的览潮阁,一下子让这座海拔仅60米高的小山陡增气势。在小鱼山赏的不仅仅是中秋之月,还是月下的园林之美。公园因势谋景,以景造型,览潮阁由著名书画家吴作人题写匾额。从门楣、围墙、透窗、护栏、瓦当、额枋、壁画、壁饰等方面都打破了古典园林惯用的龙风和花鸟图案的传统,突了鱼的特色。中秋之夜,枫叶已染,清辉流动,月色如银在此邀二三友人,把酒言欢,可得一片悠悠古趣。

对我个人而言,最喜欢的是栈桥上的月亮,虽不超逸,也不出尘,但别有一种波澜壮阔。前些年,我在栈桥附近居住,时常夜间坐在栈桥顶端回澜阁的石栏杆上,有时也和朋友在此手把酒瓶对饮。往往是半夜,看月光铺满整个海湾,为那一片光明心动神驰。真想下去凌波走一走,或许撞得见自己的前世今生。
那是千古如一的月亮,是一种惊心动魄的安静。此际是一种庄严,赏景也似掠阵,如临大敌,如遇知己。想起零落天涯的“洛阳亲友”,我这“一片冰心”就都在酒中、都在海中了。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30830/1038

楼被抢了2层了

  1. 兩篇談月的好文章。
    想到胡蘭成的一闕詞其中幾句:「晴空萬里無雲,冰輪皎潔﹍﹍如此時人,如此時月﹍﹍」。
    又 李白不朽的:「今人不見古時月,今月曾照古時人。」

    薛易 回复: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我喜欢这一句。


    遠堂 Says @ 13-08-31 11:47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