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7月

【本网专稿】阳武侯薛禄传说


(一)

  在浩瀚的中国古代史上,有两个薛姓将领最为出色:一个是唐朝的薛仁贵,另一个是明朝的薛禄。前者已凭说书人的《薛家将》家喻户晓,后者则是咱们青岛人,薛家岛正是因其家族而得名,他的故事在岛城乃至整个山东广为流传。在正史当中,薛禄可比薛仁贵牛多了,他官至一品,世袭阳武侯 ,薛仁贵到死才只封了三品官。
  薛禄是整个青岛地区唯一封侯的武将。他的一生是典型的草根成长为国家栋梁的励志故事,先后历经明朝五个皇帝 ,有沙场鏖兵,有官场内斗,有民间评说,有宫廷秘史,其惊险曲折绝不亚于任何一出历史大戏。而且,因为这层割舍不断的老乡关系,它更真切,更动人。

出生时喜鹊遮雨,大官守门

  提起薛禄,如今的老薛家岛人,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74岁的薛成文老人说:“我就是薛武侯的后人,他的那些事儿,可是一辈一辈传下来的。”
  故事应该起源于1372年,当时的皇帝还是明太祖朱元璋,薛家岛一带还属于胶州管辖。一位名叫薛遇林的陕西汉子刚刚来此两年,他是一名军户,来此屯田戍边,时刻准备去服兵役。就在这一年他又喜得一子,这是他的第六个儿子。
  这个儿子不寻常。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描述了当时的场面。薛遇林家境贫寒,孩子降生时风雨大作,屋顶的海草被风刮跑了,露出一个个大窟窿。雨水从屋顶漏进来,把炕都淋湿了。薛遇林正愁得要命,忽然雨水不滴了。他跑到院子里一看,直接惊呆了,一群喜鹊聚集在有窟窿的地方,都争着张开翅膀,挡住了雨水。
  当时,恰巧有两个指挥使经过薛遇林家,敲门敲不开,就在门外避雨。孩子生下来后,薛遇林走出来,指挥使问:“刚才屋里干什么呢?”他就把刚才的事告诉了他们。两个指挥使很惊奇,说:“一定是个大贵子!不然,怎么会有喜鹊来遮雨,还有两个指挥使在外面看门呢?”
  这个儿子正是薛禄。开始时,他根本没有名字,因为排行老六,所以就叫“薛六”。据岛城知名文史专家鲁海先生称,因为当时这一带人念“六”为“陆”,所以后来他有了军功之后,被燕王朱棣赐名为薛禄。
  按说,这样的“贵子”一定仪表不俗吧?《聊斋志异》中却说 ,薛禄小时候长得很寒碜。他年龄都不小了,脸还是很脏,流着鼻涕,没有一点出众之处。到了薛禄18岁那一年 ,官府来征兵,要到现在的辽宁去守边。薛遇林的大儿子不想去,愁得睡不着觉。
  因为薛禄太傻,没人愿嫁给他。这一天,薛禄忽然对大哥说:“你别唉声叹气了,不就是咱家没有人去当兵吗?你要是肯把丫鬟许给我做老婆,我就替你去服兵役。”大哥一听很高兴,立即就把丫鬟许配给他。
  婚后,薛禄就带着妻子奔赴戍所。刚走了几十里,忽逢暴雨。恰好路旁有一处悬崖,夫妻俩就去崖下避雨。不多久雨停了,又上路前行。刚走几步 ,石头崩落下来。当地居民远远看见两只虎跳出来,附在两人身上不见了。薛禄从此非常英勇,就像变了个人一样。

在小珠山上跟随高人学武功

  另一位山东籍的大文豪王士祯也在他的《池北偶谈》中也写过薛禄。他说 ,薛遇林在替别人家放羊时,忽然听到羊吃草的地方传来鼓乐之声,于是就对薛禄弟兄们说:“我死了就埋在这里吧。”看来,薛遇林当时就知道,儿子能有大出息。
  据《胶州志》记载,薛禄小时候就有奇才,不关心家人生计,整天坐在庄稼地里,想着封侯。这种写法和蒲松龄截然相反,但能否靠得住同样值得商榷。因为在古代历史中,封侯拜将者小时候很多都是败家子,刘邦、韩信、陈平都是这样,已经成了老套路。
  薛成文对文史颇有研究,他所知的传说是,薛禄曾在小珠山上跟随高人学艺,练得一身武艺,弓马娴熟,为以后驰骋沙场打下了底子。
  但无论如何,薛禄的确去当兵了,他在燕王朱棣的手下当骑兵。这兵一当就是近十年。这期间,他跟随燕王朱棣对蒙古军队进行了连番战斗,足迹遍布东北地区和内蒙古。在朱元璋看来,正是燕王朱棣肃清了沙漠和草原一代的威胁,功不可没。
  事实上,燕王朱棣增长的却不仅仅是功劳,还有野心。他的目光开始瞄准了皇位。这段时间中,虽然薛禄一直都是马前卒,却积累下丰富的实战经验。
  1399年 ,朱元璋死后的第二年 7月,朱棣举兵谋反,这就是所谓的“靖难之役”。燕军首先进攻的就是军事重镇北平,薛禄在这场战斗中一马当先首夺九门,崭露头角。8月,当时的皇帝建文帝派三十万南军北上讨伐朱棣。在河北正定附近,两军激战,薛禄单人独骑突入敌阵,将敌方部队的监军兼副总指挥李坚刺于马下生擒。这次大战,南军大败,薛禄战功卓著,燕王朱棣亲自召见了他 ,并破格升他为燕山右指挥佥事,这是个正四品的官。薛禄这个名字也是这时候改的,政治生涯由此开始。
  要知道,这种“单挑王”在两军交锋中虽然杀伤不了太多人,但很能鼓舞士气。这年年底,薛禄再次升官,当上了指挥同知,从三品。

他曾经两次救了朱棣的命

  根据薛家岛另一位老人薛乐义记述,薛禄还曾两次救过朱棣的命。而且,这两次都是在1400年。
  这年 4月,朱棣率军和号称六十万的南军在河北白沟河一代大战。燕军初战失利,遭重重围困,朱棣的马也受了伤。危机关头,薛禄果断把自己的马让给朱棣骑。要知道,在敌军的重围之中,人没了马十有八九会丢掉性命。武将更是极少离开自己的坐骑,在《三国演义》中,曹操受困时,大将曹洪把马让给他,救了他一命,这让曹操记了一辈子的好。这次,好在薛禄的武艺高强,运气又好,居然保着朱棣杀出重围。
  5月,朱棣率军包围济南城。山东都督盛庸和参政铁铉合力守城,坚守三个月之后,朱棣掘开黄河大堤,引水灌城。眼看城守不住了,铁铉想出一条“诈降计”。他率领大小官员在城内跪地请降,暗中却派能工巧匠在城门上安了一道千斤闸。等到朱棣的高头大马一进城门,就把千斤闸放下,想把他一下子砸死。这一招真是够狠的。
  我们都知道朱棣后来没死,为什么?薛乐义先生称,薛禄紧跟在朱棣身后,他抬头时看到了城门上的铁闸,暗叫“不好”。一听到响声,就抢到朱棣身边,双手托起了千斤闸。燕军连忙后撤,一直等到整个前哨人马退出济南城,薛禄才抽身一跳。他倒是逃生了,可怜那匹红鬃烈马被砸成了肉饼。
  当然,这只是传说的一个版本。在《明史》关于薛禄的列传中,并无此记载。但关于铁铉诈降,倒是有明确说法。只说朱棣还没进城,铁闸就落下来,吓得他骑马跑了。后来,铁铉还是落到朱棣手中,被处以磔刑,大卸八块。为纪念铁铉的忠义,济南人在大明湖北侧修建了铁公祠。不久前,城市信报记者就在铁公祠看到,有不少游客前来参拜。如今看来,至于朱棣和建文帝谁是正统已不重要,薛禄和铁铉只是各为其主的两个忠臣。他们都称得上是烈性汉子。也是在这一年,朱棣再次升了薛禄的官,他当上了指挥使,迈过了正三品的门槛。
  所谓“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薛禄也曾因马失前蹄而被敌军生擒活捉。那是在单家桥之战中,他被俘了。然而,机警的薛禄乘人不备,悄悄挣开了绳子,还夺了一把刀、一匹马,之后连杀数人,返回己方阵营。自己的兵一看,大将竟然回来了,士气大振,一举破敌。

“算计”朱棣,祖祖辈辈获封侯

  此后,薛禄过人的指挥才能也开始显现,逐渐成为出类拔萃的主将。1402年5月,薛禄率领先头部队强渡淮河,攻占扬州。6月,燕军自瓜洲渡江,攻陷当时的都城南京。建文帝的朝廷覆灭了。而此时的薛禄也越级晋升为骠骑将军后军都督府佥事,官居正二品。
  燕王朱棣终于坐上了皇位,他就是明成祖。根据薛乐义先生记述,朱棣即位之后大封功臣,而薛禄又是他的爱将,封官自是少不了他。而薛禄有个怪癖,很喜欢猴子,一只猴子整天不离他的左右,上朝面圣也是如此 。朱棣念他有大功,也不以为意。
  到了封官这一天,薛禄的猴子爬到了大殿的柱子上,往下撒尿。镇殿将军想抓也抓不住,把文武百官弄得哭笑不得。这时,朱棣发话了:“薛禄,你快把猴子捆到自己的背上,别让它乱跑了。”薛禄连忙遵旨,站到武将行列中听封。
  于是朱棣开始封官,封到谁都会跪在地上高呼“谢主隆恩”。然而到薛禄时,他却好像没听见一样,也不下跪 。朱棣龙颜大怒:“朕准你带着个猴子上殿已经很给你面子了,又准你以背背猴听封,你为何还不谢恩?”薛禄一听,双膝跪地,大呼:“谢主隆恩,封臣"辈辈侯"(背背猴谐音)。”朱棣一听,就知道自己被薛禄算计了,但皇帝是金口玉言,不能说了不算,于是薛禄祖祖辈辈都成了侯爷。
  这当然只是民间传说 。根据《明史》记载,薛禄当上正一品官还是在朱棣当了八年皇帝之后。而他获封阳武侯时,朱棣已在位十八年。

(二)

  燕王朱棣终于如愿以偿登上了皇位。作为救过皇帝性命的功臣,薛禄一步一步做到了一品官。一切看似顺风顺水,然而熟悉历史规则的人都知道 ,皇帝从来不怕封官,只怕封无可封。当大臣位高权重的时候,和皇帝的蜜月期很可能就走到了尽头。一向忠心耿耿的薛禄同样遇到了这个问题,他还遭锦衣卫袭击,被打致重伤,一场腥风血雨悄悄袭来……
他遭锦衣卫铁瓜砸头差点儿没命

  1413年,薛禄遭遇了一生中最危险的一刻。只不过,地点并不是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战场,而是皇宫大内。
  一天,薛禄在皇宫中正走着,忽然后脑遭到重击,旋即昏迷不醒。凶器是一个铁瓜,形状和大锤差不多,行凶的也不是一般的“敲头党”,而是大明朝最恐怖的特务机构锦衣卫。直接的主使者就是一手掌管锦衣卫的指挥使纪纲。
  这个纪纲绝不是善茬儿,《明史》将其列为“佞幸”。根据其中记载,纪纲是临邑人,本是个书生。朱棣起兵经过临邑时,他主动上前给朱棣牵马,博得了朱棣欢心。而纪纲为人极为阴险狡诈,善于揣摩上意,朱棣即位之后,让他当了锦衣卫指挥使。他把锦衣卫的作用发挥得淋漓尽致,网罗罪名害死了不少大臣,权势越来越大。皇帝在民间选秀女,纪纲看到漂亮的,都会悄悄留下来,稍差点的才献给朱棣。这些事在朝廷和民间传得沸沸扬扬,就是没人敢告诉朱棣。
  纪纲为什么派人袭击薛禄呢?这里还有一段八卦。《明史》中说,是因为纪纲看中了一个漂亮的女道士,而薛禄却抢先一步买走了,于是纪纲大怒,派人行凶。正史的这一记载是否属实,我们不得而知。但不难想到,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纪纲再飞扬跋扈,也不敢轻易朝一个一品武官下手,里面少不了政治因素。
  这时,薛禄的心情很复杂,又窝囊,又愤怒,又迷茫。他在猜测:纪纲的身后是不是站着皇帝,毕竟锦衣卫向来是皇帝铲除功臣的得力爪牙。而且朱棣的父亲就是朱元璋,那可是个几乎把功臣元勋杀绝了的狠角色啊!难道有其父必有其子?
  薛禄没有急于报仇,而是选择长期告病,很久没有上朝。
  直到三年之后,纪纲因为谋反被杀。朱棣在纪纲的供词中,得知薛禄受了诬陷,蒙受了三年不白之冤。请注意,这“诬陷”二字,就说明其中大有学问。难能可贵的是,薛禄在受冤枉的时候,还愿意跟随朱棣远征瓦剌。由此也能看出,薛禄是个非常能忍辱负重的人。
  当薛禄49岁时,朱棣封他为阳武侯,食禄1500石,追封三代为侯,还赐给他诰券。这种“诰券”,也就是“铁券”,因为有的上面刻着“免死”的字样,所以民间称之为“免死金牌”。至于薛禄的“诰券”是否能免死,已成为历史谜团。但毫无疑问的是,朱棣到这时已经对薛禄很放心了。

闪电平叛,保住明宣宗的皇位

  1424年,明成祖朱棣死于征战途中。太子朱高炽即位,这就是明仁宗。朱高炽一上台,就准许薛禄的“诰券”世袭继承,还封他为左军都督加太子太保。这个太子太保本是文官一品,这时的薛禄成了身兼文武的双重一品官。
  为什么朱高炽先封薛禄呢?因为薛禄是朱棣留给自己的一块宝啊。在中国历史上,常常有老皇帝死前叮嘱太子要依靠一两个老元勋,刘备给刘禅留下了诸葛亮,李世民给李治留下了徐懋功(小说、电视剧中误称为徐茂公),都是这个道理。新皇帝先封官是对其施以恩惠,笼络人心。
  不过朱高炽身体状况很差,他是个大胖子,需要两个人抬着才能走路,即位第二年就染上了重病。朱高炽打算传位给儿子朱瞻基,但自己的弟弟汉王朱高煦却也在心里打算盘,想学习朱棣好榜样,抢个皇帝来当当。
  而且,这三个人的关系一向都很微妙。据清朝人谷应泰写的《明史纪事本末》记载:有一次,朱棣命令他们去拜谒明孝陵。于是,朱高煦就看着自己的胖子哥哥说,“前人失跌,后人知警(你小心点,你摔倒了可有我盯着呢)。”而朱瞻基则应声称:“更有后人知警也(轮不到你,还有我在后头盯着呢)。”
  朱高煦本身也是一员悍将,善于打仗,经常自比为“玄武门之变”中的秦王李世民。这一次,他带兵进京,一副要抢班夺权的样子,让北京城人心惶惶。千钧一发之际,生命垂危的朱高炽想起了薛禄。于是,在外征战的薛禄接旨之后,火速回京,他成为一根“定海神针”,及时稳定了京城的局面。
  大局已定,朱高煦的皇帝梦破灭了,朱瞻基登上帝位,这就是明宣宗。
  第二年,朱瞻基就御驾亲征,讨伐汉王朱高煦,已经是老将的薛禄被点为先锋官。薛禄打了一场漂亮的闪电战,两天时间就包围了朱高煦所在的城池,逼其束手就擒。据《明史纪事本末》记载,朱高煦死得很惨,是被铜缸扣在头上之后,用木炭一点点烤死的。
  在这场皇位之争中,薛禄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用实际行动证明朱棣没有看错人。

薛家岛村曾有条阳武街

  和很多立了功就想回家养老的人不同,薛禄59岁时,仍然佩镇朔大将军印巡边,率军和蒙古骑兵大战。
  在薛禄临行之前,明宣宗朱瞻基专门写了一首诗送给他。薛禄就问当时很受皇帝宠爱的兵部尚书杨士奇:“我是个大老粗,不大懂皇上这诗是什么意思,能给我讲讲吗?”杨士奇说:“皇上是拿古代的贤臣来比喻您啊。”薛禄听了很高兴,自谦说自己哪敢和古人比。
  薛禄真看不懂吗?未必如此。薛禄的后裔、对文史很有研究的薛成文先生说:“薛禄绝不是单纯的武夫,他其实看了不少书,本身就会写诗。”比如,薛禄曾在朱棣的宴会上,写过两首限制韵脚的诗,其中:“百万胡儿临城下,哪用才人八句诗”,堪称妙笔。
  由此可以推测,薛禄的真实目的是向杨士奇探问皇帝对自己的看法,见没有猜忌之心,他才放下心来。其实,这完全不能怪薛禄多心,在中国古代官场上,官高要自疑,向来是不二生存法则。
  也正是在这一年,薛禄病倒了,皇帝的御医和赐药也没能治好他,一病而亡。朱瞻基亲自写文章悼念他,赠鄞国公,谥号忠武。而杨士奇为他写的《忠武侯神道碑》中称,薛禄这一生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最大的兴趣就是谈论边疆的防务问题,一说起来别人甚至觉得他唠叨,但他“所向成功,未尝败北”,堪称常胜将军。
  据岛城知名文史专家鲁海先生介绍,薛禄的爵位在明朝被世世代代继承下来。他的小儿子薛桓,在明英宗正统五年娶了朱瞻基的次女常德长公主为妻,成为驸马都尉。到明朝末年,薛家先后有11人被封为阳武侯。算起来,薛禄的父亲薛遇林应该是当地第一代姓薛的,此后代代流传,逐渐形成了薛家岛村,村民几乎全是薛姓族人,甚至连地名都变成了薛家岛。薛氏在很长时间之内,都是那一带的名门望族。
  清朝建立之后,薛家不能再享受世袭的待遇,必须靠自己的努力了。但薛家岛村还是出了一些人才,如薛世道等依靠科举中举。而且,因为薛禄忠义,清代的官员也未忘记他。在乾隆年间,胶州的知州曾重建六贤祠祭祀薛禄,在道光年间又重修过。而且,当地还有过薛公祠,逢年过节都要祭拜薛禄。可惜这一切,随着历史的风雨,都已经荡然无存了。
  上世纪30年代,在薛家岛村还有一条“阳武街”,长约一里,是当地最繁华的街道。

后人从五莲山运石头给薛禄立碑

  薛家岛的老住户们还记得,以前村里有两处阳武侯墓,还有石人、石马。村中人称这是薛禄的墓,事实是否真的如此呢?
  鲁海先生为此查阅相关资料,发现有三种说法。第一,他在一份1947年出版的介绍青岛名胜古迹的《青岛指南》中发现,书中用一个页码介绍了薛禄,并说当时薛家岛村中的就是薛禄墓。第二种说法是,一处是薛禄父亲薛遇林的,他死后被追封为阳武侯,另一处则是薛禄自己的墓;还有第三种说法,就是两处都不是薛禄墓,一处是薛遇林的,另一处则是薛禄的八世孙、最后一个世袭阳武侯薛濂的墓。薛禄当时葬在了北京,而且北京东郊后来也有了一个薛家村,只是满清入关之后,京郊的薛家村就与薛家岛一脉失去了联系。
  文博专家李居发先生认为,第三种说法是对的。他说:“做官做到薛禄这个地步,肯定会葬在北京,回老家安葬的可能性很小。”不过,这个薛濂的遭遇也让人感慨,他曾被崇祯皇帝授予中军府都督,加太子太师衔。1644年,李自成大军攻破北京城,薛濂为乱兵所杀。最后一个阳武侯以死为大明江山殉葬。
  李居发先生说,因为城市建设,原来的两座阳武侯墓都已不见踪影。后来,为了让薛禄不被世人遗忘,便重新立起了两座关于薛禄的纪念碑。日前,在李居发先生的指引下,城市信报记者在开发区的天目山路一侧找到了这两座碑。第一座写着“区重点保护文物薛禄故居遗址”;第二座写的是“鄞国公薛禄故居遗址”。“都只是说,这是薛禄的故居,并不是薛禄的墓。”李居发先生说。墓碑旁边是松树青青,亭亭如盖,而不远处就是现代化的居民小区,还有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立碑的时间是1997年。在这一年,黄岛区政协和青岛市炎黄文化研究会曾联合举行了一次关于薛禄的研讨会,薛成文先生就是与会者之一。他说,当时不仅有岛城的文史专家,还有薛禄后裔中迁往台湾的人士。谈到薛禄时,大家一时心情激荡。
  “现在薛禄的一块墓碑,就是我从五莲山上找来的石头 ,找名家刻了字,费了很大力气才运到黄岛来的。”薛成文先生说,“不过,只要能让后人记住这位了不起的祖先,一切都是值得的。”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30713/1033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