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4月

【本网专稿】吃出一本社会学

    眼下正是反对浪费的时节,公开而大肆地谈吃似乎有伤风化。但梁文道这本书绝对是可以读的,这并非在宣扬浪费,甚至也不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传统饮食文化。在一本小小的书当中,讲述了一部大大的饮食社会学。让人诧异,让人钦佩,让人正襟危坐。
    说实话,作为蔡澜老先生的粉丝,当我看到梁文道这本谈吃的书时,脑子里着实绕了很大的弯子。和老饕蔡澜不同,穿对襟衣服的梁文道大谈吃的内容和逻辑,读书时能想象出他在“锵锵三人行”现场的那副尊荣。我真有点纳闷,像他这么吃东西,那得多累啊。不过,细细品来,这本书累也累得值得,累得有品,累得有态度。
    作为凤凰卫视的知名主持人,梁文道和内地的明星主持们风格迥异,向来以思想性而著称。就在很多美女主持们晒自己的私房菜或者瘦身菜谱时,本书开篇写的就写《吃出了一个社会》。先是讲“几乎人生之中所有的重要仪式都少不了同桌共食的环节,假如没有一起吃饭这种习惯,我们的社会根本就不能正常运作下去。”继而还谈到德国的西美尔,现代社会学的奠基者之一,“他指出人之所以定时吃饭,是为了要和其他人同桌进食。也就是说,如果我们没有每天三餐的规律,不限定吃这三餐的时间,我们就很难和其他人一起吃饭了。而和他人共同分享食物,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一种非常有意义的行为。”我们天天都在吃饭,但将其上升到这个层次,看着真是有点陌生,似乎我们正在吃的就是赤裸裸的人际关系。然而,他显然又不是在危言耸听,因为只要认真想一想,就知道这都是天大的实话。
    对于喝酒,梁文道同样有所感慨。他很明白“敬酒要喝”,因为“大家喝多喝少不是自己的意愿,而是决定于你来我往的关系之中。一杯报一杯,一瓶换一瓶,期间不容半点虚假。”这一点,对所有人来讲似乎都是不言自明的,在酒场上,我们也深深受此困扰,然而,谁都没辙,除非自己声称“不行”,或者就是“不给面子”,后果很严重。酒精对人体有害,这一点谁都知道。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喝酒拼得就是对自己的伤害,这与我割自己一刀,你也得割自己一刀,本质上是相同的。在这种情况下,人家动了刀,你不奉陪,岂能不恼?
    梁文道就是这样条分缕析地讲述吃饭的道理,但这并不是说这本书就不好看。比如,在谈吃鸡肉时,他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我认识一个小朋友,养过一只宠物鸡,每日和它玩耍,还给它起了名字,叫做‘强仔’。可惜可爱的日子不长,‘强仔’终于有大得开始成为家里交通障碍的那一天,而且还不分日夜地咕咕啼叫,甚是扰人,于是小朋友告诉我,他们给了‘强仔’一个大部分及最终都会面对的归宿,把它变成了豉油鸡。”这个故事听起来有点残忍,因为一个东西一旦被赋予名字,就等于被赋予了灵魂。但事实上,对于动物,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物尽其用的啊。
    主张不吃狗肉的人不在少数,但能从理论上说出原因来的没有几个。在本书中,梁文道做了一次扫盲。“人类学家萨林斯曾经总结出美国人对家畜的态度,提出了‘训化系列’的说法,也就是‘牛、猪、马、狗’。在这一系列动物里面,牛当然可食,而狗是万万吃不得的,原因是狗离人最近,牛离人最远。这个系列背后的假设是人类社会禁止同类相残。”家里养宠物狗的人可以好好看看,必要时可以充充门面。
    作为一个提倡素食的人,梁文道也有对素食的揶揄。他说素食者们“往往(也许是故意地)忽略了一个著名的素食者:希特勒,常常对军人和学童宣扬吃素的好处,因为当年一位法西斯思想家认为素食不仅可以提升人的精神状态,还能促进日耳曼人种的进化”。只不过,他的揶揄也充满了知识含量,能让人在笑一笑的同时,增长知识。
    事实上,这就是一本将知识和吃紧密结合的书。就像网上流传的那个段子:“芝士(知识)就是力量。这话是培根说的。”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30424/1012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