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正是反对浪费的时节,公开而大肆地谈吃似乎有伤风化。但梁文道这本书绝对是可以读的,这并非在宣扬浪费,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