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11月

【本网专稿】一真一切真

  

  在侯孝贤的电影《风柜来的人》中,几个农村刚进城的少年被人忽悠去看电影。他们在电梯外面交了钱,然后上去,推开门。那根本就是一处空房子,只有一面大窗,看得到外面的万丈红尘,那些蓝的、紫的、红的,真真切切的人间事。他们点起烟,默默看了好一会儿。
    这里,我想讲的不是一个被骗的故事,而是要用怎样的眼睛看世界。
    涂脂抹粉外加PS的美已然嫌多,足以满足讲求小情调的人们。而要真正看清楚这个城市,则要换一种素朴的眼光。就像你只有满心好奇地从窗子里望出去,不为审美,方可见日月常新花长生。
    李隽辉便有这样一双素朴的眼睛。如你所见,青绿的草,金黄的花,银亮的鱼,轻捷的猫……这些别人视而不见的东西,在他的镜头里皆成风景,而且处处有真姿。我也很喜欢他拍的海,那是一种柔软的介质,熨帖在人们的心里。游泳的人,打渔的人,嬉戏的人,躺倒的人……他们在海的背景里自得其乐,舒展如阳光雨露下的植物。
    这是一种美妙的记录。古语云“格物致知”,如此记录便是“格物”,让万物俯仰之间的各得其所,其间的造化是不言而喻的。
    我和李隽辉相识多年,作为80后的他别有一分庄重与诚挚,这是大多数同龄人所不及的。除去出众的才华之外,他也极勤勉、极敏锐,触角一直在城市中延伸。他不失时机地记录下清晨氤氲的林间雾,晚间沉醉的夜归人,还有动物眼中奇异的光——那是它们的灵魂,与人类小心翼翼的平衡关系。
    作为一名专业的摄影记者,除了记录之外,李隽辉也是发现者,他关注细节,但不沉湎细节。他所拍摄的那组老人照片让人印象深刻。花坛旁孤独的背影,橱窗前无助的站姿,以及那碟殷红的草莓旁边,黝黑而衰弱的双手,无不让我哀痛,继而生出给家人打电话的冲动。
    他的镜头呈现的本是一种生存,却也拨动了我们内心那根最为真实的悲伤。
    本次展览名为“Sad But True”,是李隽辉的个人回顾展。从2007年到2012年,五年光阴逐流水。寺山修司说:“消逝而去的一切,都只是一种比喻。”现在,李隽辉将这种比喻摆在了我们的眼前。从本次展出的这50多张照片中,我看到一种深深的忧郁,这是一种涌动如大海的气韵,它作为氛围而浸人骨髓。
    不过,忧郁只是忧郁,他并未刻意渲染任何抒情意味,要呈现真相而非遮蔽现实
    职业习惯使李隽辉对所有的人和物保持平视的角度。拒绝讴歌膜拜,也摒弃歧视怜悯。他镜头中的人和物即便再卑微,都有其本身的庄严与气度。那是他内心深处对万物的相亲,对人世的礼敬。
    想来,所谓“一真一切真,万境自如如”,说的就是这种赤子之心。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21121/966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