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11月

【本网专稿】女子关系天下计

    这些年以《甄嬛传》为代表的清宫戏一直红得莫名其妙,像伪装过的入侵生物野蛮生长,杀伤了很多人健康的脑细胞。其实,在浩如烟海、灿若星河的中国历史当中,有许多后妃比甄嬛要牛上百倍。她们有的临朝称制,辅佐夫儿,足以安邦;有的智计百出,统兵野战,足以定国;也有的从容进退,锦心绣口,随意挥洒,便成千古名篇。
    焕力先生的新书《中国后妃政治》就讲了这样一些女子,她们活过,爱过,体面过,风流过,她们用生命给了中国历史另一种书写方式。
    生而为女子,最大的魅力便是温柔。杨贵妃的“侍儿扶起娇无力”是温柔,“宛转蛾眉马前死”也是温柔,但这种温柔总把人引到“红颜祸水”的路子上。其实,中国历史上不仅有红颜祸水,更有明智贤淑、坤德载物。比如,东汉光武帝刘秀的第一位结发妻子是阴丽华,最宠爱的也是阴丽华,但她却没有成为他第一位皇后。不是不能,而是不为。阴丽华和刘秀同乡,是南阳出名的美人,当地民谣曰:“仕宦当做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以此可知其口碑。刘秀在娶她之后,为了争夺天下又娶了一位名叫郭圣通的贵族女子。二人当中,一个曾占据他的梦想与爱情,另一个则与帝业有血肉联系,究竟要立哪一个为皇后呢?在政治利益与情感纠葛中,刘秀一度很纠结。后来,他最终决定要立阴丽华为皇后,却被她拒绝了,她将后位拱手相让。这一让名垂青史,使刘秀摆脱了窘境,更平添钦敬之情,终其一生,对阴丽华都宠爱有加。大局已定之后,刘秀干脆废掉飞扬跋扈的郭圣通,立阴丽华为后。唐太宗的长孙皇后也是母仪天下的代表,从做秦王妃到皇后,她涉政而不乱政。她在玄武门之变前激励将士,在李世民发怒时保护魏征,将女子的宽厚仁德表现得淋漓尽致,所以贞观之治也有她的一半。
    除了温柔之外,女子还有大智大勇。就像一柄百炼而成的软剑,可以作为腰带,也可以斩将杀人。历史上的番邦女子常让人耳目一新,就像京剧里薛平贵遇到代战公主,是“两军之前遇代战,代战公主好威严”;又像《珠帘寨》里的李克用,睥睨千军,却要自称“在沙陀国中,怕老婆的我是第一人”。正史上真正记载的有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皇后述律平,当丈夫在前方征战,后方陡然发生内乱之时,她当即统兵平乱。当丈夫征战身亡,眼见皇位就要旁落时,她迅速定计,广邀宿将重臣前来,问他们:“想念先帝吗?”众人回答:“是。”“那就随他而去吧。”述律平斩杀众人之后,还挥刀自断一臂,自称身体的一部分随先帝而去,剩下部分要辅佐幼主。一举让众人畏服,扶次子耶律德光顺利登基。辽国还有一位萧燕燕,做皇后时她是辽帝的左膀右臂,做太后时更成了名震古今的萧太后——演义小说中杨家将的死敌。萧太后先是以当时弱小之辽击败了宋太宗的倾国之兵,而后又亲帅二十万大军南下,逼迫宋朝订立了“澶渊之盟”。习惯上,我们总是从宋朝的角度想问题,但一旦客观来看,就会发现这位番邦女子何等令人敬畏。
    或许,有人觉得女子统兵野战、杀人如草,太过残忍,但这正是历史的演进方式。天地不仁,恢弘无情,是一种庄严。
    耶律楚材诗云:“江山王气空千劫,桃李春风又一年。”与帝王相比,后妃为政更具有绵延性,她们能从劫毁之上再建新气象。就像宋朝,后妃政治变为一种常态。在有效杜绝了宦官和外戚专权之后,皇后、皇太后与士大夫一起,共同承担起辅佐皇帝的重任,让中国出现了数百年的清平之世。宋真宗的妻子刘娥最初只是一位民间女子,她身上别有一种生机,即便做了皇后、皇太后,仍让人感觉无穷新意。她临朝听政11年,国泰民安,一代明主宋仁宗在她面前只是小孩子。她也想过学武则天,试着问大臣:“武后何许人?”立刻被顶回来:“唐之罪人也。”于是,她便息了此心。一念生,一念灭,江山社稷宛如游戏。在“狸猫换太子”的民间传说里,刘娥成了恶人,这对她很不公平,或许这也反映了文人们对女人听政的不满,于是编了这个故事,让她挨骂一千年。
    以上是“成功”后妃们的风华无限,但这并不是说后宫中没有争斗。这种争斗不但存在,而且极为残酷。在两汉29位皇后中,就有15个被废囚或谋害,其中95%是后妃之间的争斗造成。唐代25个皇后中,其中有10个中途被废。在位被废的皇后只有两种结局,一种是青灯为伴,了此残生;另一种则是灭顶之灾,不仅自己性命难保,还可能殃及家族,满门抄斩。有的后妃急流勇退,但仍脱不了悲情。就像汉成帝时班婕妤的那篇《长信宫怨》所写:“奉共养于东宫兮,托长信之末流,共洒扫与帷幄兮,永终死以为期。愿归骨于山足兮,依松柏之余休。”深宫寂寂,岁月悠悠,如何令人不泪垂?
    若要讲这本书的缺点,我是觉得焕力先生写得太正经——或许这也是他做历史研究的立场所在,一脸严肃谈政治就容易让女子失了风光。于她们而言,都是出于对丈夫、对人世的感念,治国也如私情。一如我喜欢的那句诗:女子关系天下计,渔樵闲话是史诗。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21117/962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