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新石器时代的人世妙好

    兰成先生在《山河岁月》序中写道:“此著是我的思想与文章之始,其中的法想以树立了我一生学问的体系,后来在日本的研究虽添了新意,亦依然无法增减。”“《山河岁月》是现今世上的天意人世亦如渔樵闲话,但亦有为匹夫匹妇而怒。”从这些个句子可知,这本书对兰成先生学问思想研究处于多么重要的位置。我看关于兰成先生的文章和传记,不是写的不好,只是觉得不够,所以才这般用笔记随笔的形式一点一滴翻看兰成先生的书,记录下来,对自己不过是一种交代。
    《世界文明的河源》是首章,写人类文明起源,到四大文明古国的形成。读着这些清亮的文字真是欢喜,兰成先生仿佛有穿越时光的能力一般,文字在他的笔下都有了生命力,有了活泼新鲜。
    他写女娲补天,当初看见土壤露出来真是件喜事,遂对于大地有了新的感觉,而且天为鲜洁明静的泥土所映,亦成了昭明的天,补天填地是有了新的山河日月了。他亦写道,彼时的人,因为有人新的物与可喜乐的阳光世界,便生出一种没有名目的大志,只是兴兴头头的想要在日月山川里行走,有的竟乘船远出大海大洋之外,几乎世界的沿海各地都到了所以新石器的传播这样普遍,连墨西哥的印加文明亦是这姻缘。
    他写人种的起源,陆续迁移,智力的形成,文明的开始。那样一个新天地里的音乐阳光绘画几何数学。老子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在《山河岁月》中如此清明相映,真是欢喜。老子亦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始生的文明亦是这样的。写到这儿不经觉得说兰成先生妖是不无道理的。老子里又说,善复为妖,正复为奇。因为兰成先生是个知礼谦畏的人,君子止于至善,所以身上所散发的气质不无显得“妖”了。
    我每每看到《山河岁月》和自己两心相悦的话都会莫名的欢喜,其实这一章不过是拿西方与中国来相比,中国拿来比的是《四书五经》。我看《礼记》,懂得的不多,但是还是欢喜,一次次的读,单单为了那些简约晴朗的文字,古朴的贴近尘埃的东西感动着。是因为《今生今世》与兰成先生的文章结缘,而亦因为兰成先生寻见了自己的根。
    首章的内容不多,西方与中国,有时候想想,他哪是写西方,明明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仁义礼智信而已,三纲五常罢了。可是奇怪的是,写的内容很亲切,一切无不自然,他不慌不忙闲闲的下笔写来,遥远的新石器时代忽然间亮了起来,出现在眼前,古人以芭蕉叶为衣,焚烧森林开垦荒地,累了摘野果渔猎充饥,渴了饮山谷间溪泉,在山洞中歇憩,心思贞静无思无虑。接着便是制造工具杠杆滑车辘轳礼乐,生活有条不紊拉展开来,一篇清新敞亮的世界。这便是文明的起源。
    他对宗教的见解真是一针见血,他写道,此外他们的人亦仍像旧石器人那样的,见了生人就要斗,只因对外界充满恐怖。他们的母系社会因此亦必要是母权社会,行于征服与被征服,女酋长连带亦征服了男人。可是其后男人来了反征服,女人乃被判决了是犯罪的、不洁的,这而且成为一切宗教的共同点。
    中国早期的更迭只是自然清洁,起先盘古,后来女娲,再后来是黄帝与嫘祖,黄帝与嫘祖的夫妇出现的极其自然。书里说中国古代社会夫妻两人是没有权的问题的,只是谦让,男子在生产中占主导作用后,女子只是不生产的结果变成衣食器皿室家之美。读朱熹编的《四书集注》,真是这样的,圣人微言大义,一个字一个字读,就算是不懂,但对于自身是这样亲切,现代工业社会这样薄凉,读着这些古代的书,字字都能暖进心里。自己这样分明觉得是一个中国人,那是别国再怎么伟大的书籍都给不了的安慰。
    兰成先生写的这一章不无外国历史拿来对比,但是他心里沉淀下来的真真都是中国古老文明里的东西,这应当是所有中国人骄傲的而这样喧嚣的时代忽略的东西。这一章是写世界文明的起源,接下来便是《中国与西方之始的分析》。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21024/934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