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7月

台湾牛/周云蓬

周云蓬、张玮玮在淡江大学。图/绿妖

    台北大街上,摩托车横冲直撞,让我感到似曾相识,好像在开封或者铁岭。街道名都是中国的地名,整个就是中国地图的按比例放大版。从香港到这里,感到台北更中国化。我的地理考试中学毕业满分,到这儿总算用得上了。我们住在浙江内,周围都是丽水、永康、金华,当然还有绍兴路,一个便利店中,我还买到了黄酒。花台币,让人心哆嗦,动不动就几十几百的,必须除以4换算成人民币,再想花掉的钱在北京能吃几碗面条,然后才能确定自己是否大手大脚了。永康路,是一条很小资的文艺集散地,同行者解释就是锣鼓巷。小咖啡馆、小酒店、小书店,一家家的,小鼻子小眼,很精致,但是就是不爱开门,经常贴出布告:店主人出国了,休息一月,或者中午午睡呢,暂不营业。一看就是不缺钱,开着玩儿。
    终于闯进一个书店,书架上的世界名著:日本《雪乡》、英国《咆哮山庄》、哥伦比亚《百年的孤独》、需要想想才能反应过来是哪本书。朱天文朱天心和她们的父母排在一个大书架上,整个文学全家福。说曹操诸葛亮就到了,晚上,到一个台北名人出没的大排档喝酒,一个朋友过来打招呼,他桌上,正坐着朱天心和她丈夫唐诺。甚至,回头遇到胡兰成(已故),你也不会太意外。
    我的台湾版《春天责备》,在台湾书店上架了,摆在旁边的正是胡兰成老兄的书,我曾写文恶评他:花拳绣腿。这回好了,竟然做了邻居,还不得每天都要怒目相向嘛?
    这次来台,是参加“大大树”举办的“流浪之歌音乐节”的,10月1日下午在中山纪念堂光复厅,时间地点极为悖论,夹缝中求生存并且歌唱,还要精彩甚至震撼,我会这样激励自己的。27日,先做了一个讲座,题目是“两岸民谣的前世今生”,来的听众不多,但全是干货,五个乐评人,三个演出策划人,四个歌手等等,好比一个厨子做好菜,端上来,一看吃饭的也都是厨师。
    结束后,选了一家牛肉面馆,说有二十五年历史了,墙上挂了很多奖状证书,名人题字,一尝不好吃。别的桌子都空荡荡的没一个人,发现自己忘了那个下馆子原则:没人勿入。看起来这是个普世价值,超越种族宗教、社会制度,放之四海皆准的小真理。
    腹胀出门,蓦然回首,店门上,赫然三个大 字 :宝岛牛。    摘自《绿皮火车》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20710/855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