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6月

【本网专稿】我是少年酒瓶子

    安东的随笔集《打死我也不说》封面上有一个瓶子,瓶子里有一个小人儿,小人儿抱臂蹲坐着,双目浑圆眼神悠远,像极了在啤酒摊儿坐着发愣的安东。
    瓶子是一个奇妙的隐喻。有“云在青天水在瓶”的宁静悠远;有“守口如瓶”的倔强稚气;还有打开瓶子就释放出魔鬼的好奇与任性……这些都是安东作为多面体中的一面。我喜欢的是他的另一面,比如深更半夜时,我们几位好友跨上栈桥回澜阁的石栏杆,各自抽出一瓶摇晃了一路的啤酒,在泡沫喷涌而出前用嘴堵住。喝个大半瓶之后,七聊八聊一通,那种感觉仿佛又回到了幼时的麦秸垛上。那时月流在天,是最好的月亮,而我们也是最好的少年。
    “岁月是一把杀猪刀”,这句话应该是安东的原创。在他创办的杀猪网上时常有触动人心的句子,有点调皮,有点悲伤。现在,这些奇思妙想很多汇集到他的这本属于“老男孩”系列的随笔集里。
    谈书总忍不住要谈酒,这一点青岛人或许都会懂。对于所有怕老的人来说,酒是一种药,可以让你返老还童。写作和阅读是另外一种药,它可以让你永葆青春。
    我和安东相交多年,一起喝过上千场酒,喝光的酒瓶加起来有上万只。经常有人称赞他的酒量以及酒瓶,但即便在我醉得最厉害的时候仍然知道,他真正擅长而且热爱的,其实还是写作。
    对于文章,我自问比较挑剔。在看安东的文章之前,我喜欢的散文风格只是胡兰成式的。因为,胡兰成开创了一种全新的散文模式和句式,他的文章冶历史、戏曲、科学、政治等于一炉。对于有求知渴望的人来说无疑有巨大的魔力。请不要说如今是一个“全民写作,无人阅读”的时代,也不要说每个人的微博都是自己的“作品集”,我只想问一句话:“如果你在忙碌一天后,能抽出点时间来读本纸质书,你能接受它是‘注水肉’或流水账吗?”换了我,我会说粗话的。
    安东走的无疑是另一种路子。他的文风幽默、俏皮、轻松、新鲜,符合当今低碳生活的一切特质。而且,他的文章知识渊博、厚重、有穿透力,且有人文情怀。能把两者结合得如此天衣无缝,在年轻作家中实属凤毛麟角。
    这本《打死我也不说》是安东近年来随笔文章的合集,分为日落大道、生活大爆炸、当男人爱上女人、春天不是读书天、饮食男女、天堂电影院和低俗小说等七部分。涵盖的题材有生活,有电影,有男女关系,有名人八卦,有盘中餐,亦有枕边书。通过这本书,你能感受到安东那枝招式轻灵的判官笔,总能恰如其分地点中你的笑穴,让你大笑,微笑,苦笑。就像本书的推荐语中所说:“不仅是一个生于七十年代的老男孩对逝去岁月的缅怀,更是一个时代的浮世绘与风月鉴。”
    虽然,安东本人对这本书并非百分百满意,但当我一篇接一篇读完时,还是忍不住要大声喝彩。我差不多清楚每一篇文章是在何种情形下写的,在这里我看得到时光。可以想象,安东拖着宿醉未醒的身体,在各大报刊编辑的追魂夺命call的威逼下对着屏幕敲字,有点无辜,有点颓废。大把的岁月就是在这敲着字的指缝中溜走了。在七年前,他的博客签名是“怀怀旧,还是怀怀春”,到现在已然换成了“你永远也写不出生活的荒诞”。
    安东说:“世界上本不缺少低俗,只是缺少发现低俗的眼睛。”当然这只是他的自嘲,虽然他的文章常常使出地堂刀法——专攻下三路,但他其实也是一个诗人。比如在他三十岁生日那天,他就写过“他攥着两块钱一张的电影票/站在东风电影院门口等着同桌的来到/阳光如瓢泼大雨坠落这城市/天空蓝的好像肯尼基忧伤的小调”。
    安东用天生幽默的笔触展现了我们生活的另一面,这是一层袅袅上浮的快乐,放眼望去心情愉悦得像吃了棉花糖。但当你平静下来,会发现那地上洒落一层忧郁的碎屑。
    安东是一个很值得交朋友的人,他的温和人所共见,但要听到他的如珠妙语,则需要酒过三巡之后。他就像一瓶没有标签的啤酒,开口之后才品得出味道。在很多个场合,他都静静地坐着,偶尔会“呵呵”两声,的确有点“打死我也不说”的架势。
    安东很随和,但只是随缘而已。在任何时候,他不化缘。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20620/852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