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敬仰唐君毅先生严谨的治学精神良苦用心和长者风度。
    胡兰成似乎更崇尚生趣盎然的大自然,做学问也可像乘风行舟激起浪花人在舟中有言笑,过后水面复归平静,让学问仍活泼地深藏在大海中给人无限的风景和想象,让能悟者自悟,不悟者依然可欣赏风景,岂不更合乎自然?
    人各有取(趣)向,才有丰富多彩的文化,唐和胡不同的学问取(趣)向可相得益彰而不是孰是孰非。
    形的背后是象,象是形的本质,形繁而象简,形愈繁,象愈简。文化是形,文明是象。各民族有不同的文化,但有统一的文明,因此会有普世价值。
    人类皆乘在一条大船上,航行在风浪险境中,为趋利避害,高瞻远瞩的方向和感机、应机、创机的灵气智慧皆不可或缺,唐和胡的学问在最高层使方向和灵气智慧为一体。
    静态平衡和动态张扬是和谐的一体两面。优美的音乐,天籁之音就是这样的一体两面。东方受西方强势文化的冲击,在迷失信仰下,胡和唐坚持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之精华恰是和谐的需要。
    任何真理抽象的表述前人皆已说过,从这意义上说,后人只是述而不作。每个时代需要的创造乃是能结合时代的特定调件,能承前启后自成体系并以作者自身性命的历炼为诠释的真理表述,胡兰成提出大自然五个基本法则就是这样的创造。
    危机的出现都有缘起和发展的过程,胡和唐在三十年前的书信和著作中所预见到的危机出现在现今,说明了知难行易,真理在开始时是少数人甚至是个别人先认识到的,自然科学如此,社会人文学也如此。真理不能由权力产生,也不能由选票产生。真理是在自由的思想中产生的,没有思想自由也就没有真理。胡和唐当年有难得的境遇,可自由写作,因此能说出真话。胡似乎比唐活得潇洒悠闲,但从胡活动的能量张力和写作的勤奋高产来看,胡并不比唐活得轻松,因为两人对负有历史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不相上下。如果读者有换位思考的想像力,设想自己处于当年胡的境地,会是什么样,能轻松得起来吗?胡对养女说,他有能力挣很多钱,但他不想要,钱多了会丧失志气。胡潇洒风流豁达,不拘小节,似乎糊涂。其实每临大事都有周密策划,多次逢凶化吉,既是天意也是人为。对于其家族也是如此,尽到了他最大可能的保护。                                        胡纪元 2012年2月28日于南京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20229/846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