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2月

【本网专稿】二月/木木(北京)

陌生的二月高悬枝头  像一月一样毫无动静
我遇到了死  又告别了生
有多少人    就有多少种如同恋爱一样的悲怆
人们连土地都不再信任    也不会再自诩为太阳

只有花翅膀小孩还在飞来飞去  
只有蝗虫和猫头鹰还能听到黑暗中扬着清冽的水声
而人    人的周身布满着撕裂的痛楚
理想和信仰结成遗忘的同盟    故乡已失

白天被挤得像黑夜一样密实
只有黑夜    从容得像阳春三月的下午
为各种未来留下空隙
像走出墓场    大地坦荡

一棵树在大地燃烧时寂寞成长    另一棵
在万物欢腾时孤独张望     
他们都未能幸免于悲伤
他们一棵生长在城市    一棵生长在村庄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20208/831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