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6月

【兰友撷英】张爱玲喜爱扬州吃食

    张爱玲女士晚年去美国后,写过几篇关于吃的文章。在《谈吃与画饼充饥》这篇文章中,她谈到了不少扬州市井食品。原来,她晚年最为怀念的食品,就包括早年在上海吃过的扬州一带的地方吃食:
    烧饼、油条。她在文章中写道:但看大饼、油条的精致,就知道“食”,不光是填饱肚子就算了。尤其是扬州人喜欢烧饼油条同吃,同于味口的甜与咸,质地的厚韧与脆薄的对照,与光吃烧饼的味道是大不相同的。有人把油条塞在烧饼里吃,由于油条压扁了,味道是大不相同的,因为它里面的空气是不可少的成分之一。
    蛤蟆酥。她在文章中动情地回忆道:从前,母亲的亲戚带蛤蟆酥来(她母亲有一亲属在扬州。作者注),她总是非常高兴。“那是一种半空心的脆饼,微甜,差不多巴掌大,状似短肥的方形,上面有芝麻,正是一只青蛙的印象派画像”,令人“馋涎欲滴”,并感叹这种食品“如果湮灭了,实在是可惜!”
    焦面。她还记得,焦面那“暗黄色的面粉,大概是焙过的,用滚开水加糖,调成稠糊,有一种焦香”,远胜麦片,连藕粉也是不能和它比拟的,因为藕粉只宜在病中吃。
    张爱玲为何到了晚年竟这般喜爱扬州的市井食品呢?用她自己的话说,一个主要的原因,恐怕还是那“心目中的扬州”。她曾经在文章中写道:“扬州,是古中国的大城市,商业中心,食色首都。扬州厨子直到近代还有名,比‘十里扬州路’上一路的青楼经久”,“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那飘飘欲仙的向往,堪与世界古今名城相比。
    她对扬州的印象,尽管仍然还停留在历史与书本的记忆与局限之中,但从另一个侧面来说,却也道出了扬州饮食文化的地位与名声,就连地方上的市井食品也跟着沾上了些许光环。
    此外,另一个原因则是与她“童年的记忆”和“身居海外的怀乡症”有关。她说,“民以食为天”,吃“是一种基本的生活艺术”,然而,这一切“难再”,现在是“连这一点偏嗜都成奢侈了!”于是,只好写来“画饼充饥”!据《扬州晚报》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10619/736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