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2月

烟花爆竹与传统文化/胡纪元(南京)

    〈燃放烟花爆竹问题——必须要用“现代思维方式”考量〉朱武先生此文写得好,数据资料翔实很有说服力,应大力建议政府严格管制燃放烟花爆竹。
    那些假借传统文化之名的人恰恰最不懂传统文化,五经之首的易经要讲应时应地制宜。古代人少,住家分散,平时冷清,过年放烟花爆竹是喜庆;而现在是人口密集、拥挤、喧囂,乱放烟花爆竹成了人祸。用传统文化的易经就能说明那些乱放烟花爆竹的人愚昧无知,美丑颠倒。胡兰成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今日何日兮》中说:“今文明迷失,理论与美学皆成了支离破裂,理论执一偏以概其余,而美学则成了只是官能的。在美学上都是有了这一样就缺少那一样,而且有着的这一样亦不是真的,如以野性为豪爽,以拘束为约制,以肉感为真实,以剌激为兴,以不安定为日新,……凡此虽是商人在造作流行新型骗饯,根本还是因为文明丧失。”这段引文对那些假借传统文化之名而行糟塌浪费,污染环境,破坏生态,遗害子孙的行径,不失为切中时弊的深刻批评。
   
    胡纪元  2011-2-13 于 蒙特利尔


朱武:燃放烟花爆竹问题——必须要用“现代思维方式”考量

    春节燃放烟花爆竹带来的灾害,越来越严重。前年春节,新的中央电视台电视文化中心10余万平方米,被燃放烟花爆竹引发的大火烧掉,经济损失几十个亿,我们至今还记忆犹新;今年春节,沈阳第一高楼的皇朝万鑫大厦被燃放烟花爆竹的大火烧毁,当场就损失掉 20多亿。
据《东方时空》报道:仅今年的年三十至初六,全国发生火灾11000多起(绝大多数皆因燃放烟花爆竹而引起),因火灾死亡40人(北京市从除夕零时至大年初一14时,因燃放烟花爆竹致伤223人,死亡2人),直接经济损失超5600多万(不包括沈阳万鑫大厦因燃放烟花爆竹而引起大火的损失)。经济损失尚可弥补,那鲜活的40条生命找谁偿还?每年为生产、存放、运输、销售、燃放烟花爆竹而无辜失去的生命,又何止成百上千!
    燃放烟花爆竹带来的更大的灾害——环境的污染!国家环保部的空气质量监测播报显示,兔年第一天,南京的空气污染指数达到300,是中度的重污染天,成为全国重点城市中排名第二脏的空气,仅次于鞍山。在上海,经过彻夜折腾,烟花爆竹的垃圾遍地开花,全市出动环卫职工3万多人,扫掉1200多吨。2月9日,是春节长假后上班第一天,大连市的一些单位和商家纷纷在自家门前的马路上燃放“开门炮”求吉利,仅当日上午,大连环卫部门就清理出近千吨“开门炮”碎片;燃放烟花爆竹带来的噪音污染也十分严重,各大医院急救中心医生报告,受爆竹惊吓的婴幼儿以及高血压、心脑血管发病的人数剧增。据环保部门对武汉、上海、北京等10大城市春节期间的鞭炮污染情况进行监测,发现燃放鞭炮地区的噪声高达135分贝,远远超过人的听觉范围和耐受限度。
    可是,随意燃放烟花爆竹——酿成火灾、伤害生命、污染环境、浪费资源、制造垃圾、高碳生活的这个众人皆知的“大事”,为何不但律令不止,而且日盛一日:且看现在烟花的花样——越翻越新奇,像什么“鸟巢”、“水立方”,都成了今年的新产品,爆竹爆炸的威力,也越来越厉害,上万响的长鞭、50斤重的巨型烟火,燃放起来——火光冲天、震耳欲聋、硝烟弥漫、昏天黑地!烟花爆竹的价格,也越来越昂贵,单价为600元、800元的比比皆是,贵的烟花要卖到上千元……有人说:这样放起来才过瘾——有“年味儿”!并用“传承了华夏的传统民俗、活跃了节庆气氛,为社会带来了经济效益”等理由,为燃放烟花爆竹叫好、辩护;当然,也有许多人提出异议,有人说:燃放烟花爆竹“百害而无一利”,这是“陋俗”,政府对燃放烟花爆竹不严加限制,与纵容“放火”、“放毒”无异。
    我认为,对待像“燃放烟花爆竹”之类有争议的涉及到每一个国人的大事,其“利与弊”——
    必须要用“现代思维方式”来考量。《情与智》指出:人类社会的发展,也促使了思维方式的发展;现代社会,必然有与其相适应的现代思维方式。现代思维方式,是现代社会人类的思维活动的总的法则,它对现代思维方法来说是纲领,是战略性的指导方针。例如,我们如果用现代思维方式中的“精确化的思维方式”,来科学分析“燃放烟花爆竹”的危害,人们就会主动舍弃燃放烟花爆竹了。仅以燃放烟花爆竹造成的噪声污染为例,据北京市环保监测部门监测数据,在1994年北京市采取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措施前,除夕夜噪声瞬时最大值可达102.5至125分贝,严重超过夜间45分贝的国家噪声标准。禁放后对城近郊8个区县除夕夜噪声监测结果可知,噪声污染有明显下降。据了解,在夜间人们所能接受的噪音不得超过45分贝,也就相当于蛙鸣声。而高强度的噪音对患有脑血管、心脏病等疾病的病人来说的危害十分严重。而噪音每增加一分贝,高血压发病率相应增加。春节期间,高强度、高密度、常时间的噪音对健康的不利影响就可想而知了。
    诚然,春节燃放烟花爆竹,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个传统民俗,古人受到当时条件的限制,尚不知燃放爆竹的噪声等污染;可是我们是21世纪的中国人,难道考量问题不应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更旧有的观念吗?再看发达的国家或地区,他们在节日也放烟花爆竹,如在香港,每逢重大节日,由特区政府统一组织,集中在维多利亚港燃放高质量的烟花爆竹。据说,今年春节,广州也是集中燃放的。
    现代社会的文明生活,就是在现代思维方式指导下——过对人类社会生存发展有利的生活。在这此原则下,我们人人有责,尽量减少燃放烟花爆竹——“减碳”!以实际行动,为保护地球环境负责,为我们的子孙后代负责!

           2011-2-12   于 南京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10215/643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