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仁明案

    明年春天,北京新星出版社将我谈孔子的孔子九章及论语随喜合辑成书,此书书名及副标题,出版社尚拿不定主意。盼各位朋友提供一些想法给出版社参考。恰好浙江的小北先斩后奏,在豆瓣网成立了薛仁明小组http://www.douban.com/group/309676/,那个平台,或许较合适提意见及讨论,我会请新星的编辑到此参酌。

不违 如愚

    子曰:“吾与回言,终日不违,如愚。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回也不愚。”(为政篇)
  孔门高弟中,会问问题的,可真不少。

  像子贡,聪明绝顶,问题常刁钻而有深度。他天生会讲话,一张利口,穷追猛打,向来鲜有对手。但孔子又岂是等闲,哪里容他兀自舌灿莲花?于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师徒俩对话,遂多有机锋妙趣,最见精彩。话虽如此,孔子还是明白,太会讲话,多半也不是什么好事,故而时时不忘要挫挫子贡的锐气,提醒他:小子!话别说太多,更别说太满,有比会说话还更要紧的事,该鸣金收兵了!
  又像子路,坦率热诚,但凡稍觉不对,动辄杠上孔子,时不时又高分贝要质疑他老师,其言语之直接,其问题之尖锐,最有后儒不易见到的灼灼阳气,好一派兴旺气象!话虽如此,子路毕竟莽撞,又常不解孔子心意,最后遂多以挨骂收场。但修理归修理,孔子一旦骂完,这子路,终究不改其志,才没多久,下回,又是直肠子一条,大喇喇地劈头就问。
  相形之下,颜回与孔子的应答,就显得“单调”“无趣”许多。颜回对孔子,没有质疑,几乎无条件接受。他问问题,平易寻常,难见惊人之语。孔子答后,又不追问;即便追问,也是寥寥数字,点到为止。静默含藏至此,难怪大家误以为他是“乖乖牌”。说“乖乖牌”,还算客气,孔子则是直接说他,像个呆子!
  这呆子,其实半点不呆;这“如愚”,也丝毫“不愚”。“大智若愚”,我们都知道,但也仅仅只是知道,颜回却让你我清楚看到。颜回的静默,总让我们想起武侠世界的高手,不仅不轻易出手,更不轻易开口。至于一旁张牙舞爪、纷纷议论之辈,又有几个是真正的高手?虚张声势,搞笑罢了!
  颜回的静默,是因心头明白。“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有了自知之明,得得失失,寸心皆知;局限在哪儿?不足在哪儿?心里明镜似的。“退而省其私,亦足以发”,待明白后,接下来,是自己的功课了,各自好去吧!老师呢?老师不过就是起个头,诱你一回,点你一下。真明白,是自己明白;真领会,也得自己领会。因此,言语寥寥,足矣!
  中国传统教育,不管是早先的孔门,或是后世的禅门,向来都是如此简静,如此言语寥寥。正因老师说得少,学生才更聪明,更有智慧。说多了,反而是扼杀。师徒相与,贵在印心;心若相印,何劳千言万语?若不相印,再如何唇焦舌敝,也是枉然!
  这种印心,与我们今天,当然全不相俟。今日教育,早已无关乎印心。你若谈起印心,那些学者专家,可要大摇其头,连笑都懒得笑你的!现在的教育,说穿了,就只为适应物化社会,连“品格教育”云云,不过就是希望你乖乖当颗螺丝钉好好循规蹈矩再努力赚钱别捣乱别胡思乱想好让这物化社会可以运转下去,行吧?物化社会的教育,只需要有创意,不需要有思想,因为只有创意,才会牵涉商机。于是连文化,都要变成文化创意产业!这个物化社会里,所谓教育,你看!课程纲要多么琳琅满目、教材教案真是通篇累牍、参考数据简直部繁帙浩,不这么做,还通不过评鉴呢!于是,老师整天说、整天写,不断量产,像个作业员,教室就像生产线,至于学生,则成了一批批规格化标准化的产品。
  既然规格化标准化,理所当然,你就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学生有如工业制品,外表标新立异其实面目模糊,耍炫耍酷但两眼无神一脸茫然。当我们看到那一双双失焦的眼神,不妨再重新想想,那个“不违如愚”的颜回,当他望着孔子,心领神会之际,那又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眼神?  据《北京晚报》

  作者:薛仁明,学者,现居台湾,着有《胡兰成•天地之始》、《万象历然》,其中《天地之始》以修行、美学的全面观照,试图还原一个历史人物的真实,曾在华人文化圈获得广泛关注。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1230/633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