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多月前得知女儿怀孕的喜讯后全家人的生活都围绕着一个中心,就是为迎接小宝宝诞生而做好一切准备工作。随着预产期的渐渐临近,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之中。妻子用毛线手工织成了婴幼儿的各种式样的毛衣毛裤,可爱的式样显示出妻子的心灵手巧。在一次亲戚家吃婴儿百日宴时见到送的礼品中有婴儿的鞋袜,一点儿棉织品价格一百二十元,贵得离奇,就因为式样可爱,商家不愁卖不掉,妻子见了,心中在琢磨,居然也能自己用毛线编织出来。衣裤鞋袜织成后老俩口喜滋滋的把玩一番,想象着穿在外孙娇嫩的身上,仿佛嗅到了三十多年前女儿还在吃母乳时的奶香味,拍成照片从网上传给了女儿。女儿几乎每天清晨和晚上都打来电话,母女俩有说不完的话。 
    妻子是长女,小姑娘时就会照顾弟妹,帮母亲做家务活,父亲说她是小孩中的龙灯头,(后来她成了幼儿教师,应验了这句话,)看着父亲做竹子的绣花绷子和织毛衣的竹针,也会帮上忙,削磨竹针尖做得又快又好。岳父是当时南京夫子庙做竹器有名的能工巧匠。上世纪八十年代前大多数妇女都会织毛衣,女孩也喜欢学织毛衣,也有喜欢用手工绣花或用缝纫机绣花的,妻子这两样都精通,而且还会给全家人裁剪缝制衣服裤子。因此织毛衣的竹针和绣花时用来绷紧布面的竹绷子需求量不少。夫子庙一带以及远近慕名而来上门购买这些竹器的人络绎不绝。竹针和竹绷子看起来简单,实际上手艺不同质量大不一样。那时没有广告,全靠口碑,就数岳父的顾客最多。岳父靠他精湛的手艺和善良的为人,在那个体劳动者受歧视打压的年代里居然还能养家糊口,且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的大饥荒中全家五口人靠他一人劳动而没一人饿出浮肿病,也颇具传奇色彩。岳母会说许多民间谚语,地道的老南京方言,口才一流,善于领会并运用新名词来点评各种事情,全家人都喜欢听她讲有趣的民间故事和传统的戏曲故事,聊天中常插入民谣、谚语、俚语、格言、箴言和典故,“荒年饿不死手艺人”也是她教育儿女的经验之谈。
妻子读小学时就学会织毛衣。有一本年轻时就收藏的编织毛衣各种花样的书,在设计新花样时会翻阅参考。妻子织毛衣的精湛手艺给全家人留下许多温馨的回忆,也是赠送亲友的一份心意。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婚后的最初几年里,我在四川德阳工作,妻子在苏北农村插队当知青,一年只有十多天的探亲假能团聚,靠平时积累些加班,最多也只能有个把月可团聚。时间长了最大的问题就是饥饿难忍,因为那时一切生活必须品如粮、油、肉、蛋、豆腐、棉布等等都按人口定量凭票证供应,如果超期不回原地,靠一个人的供应养活两个人就会挨饿。但妻子来我这里探亲却可超过很长时间,秘密就是妻子有灵巧的织毛衣的手艺,会织出各种新型式样和花样的毛衣。妻子给人织毛衣从没收过钱,但能得到各种票证,生活就不成问题了。那时傍晚我们俩喜欢到绵远河畔散步,她边走边织毛衣,手臂挽个装有毛线团的布口袋,眼睛不用看手,手指动得飞快,脚步却慢悠悠,还唱着那时被禁的优美歌曲,在家两人一起绕毛线团时也唱歌,很开心。妻子打毛衣的速度之快之好可与我小时候看到青芸姐的手艺媲美。我小时穿的毛衣都是青芸姐织的。青芸姐晚年穿上妻子织的毛衣,慈蔼欣慰的笑容永记我们心上。小妹从东京打来电话,回忆三十多年前与父母一起在家里把毛衣打成邮包寄给我时说这是感到非常幸福的时光,原来爱心能使给予和接受有着同样的幸福感。亲人织的毛衣,给了我灵感,使得写出的文章字字句句也像手织毛衣那样针针线线变得贴心和温馨了,呵呵。
    手织的毛衣穿破处很容易修复,也可以拆了重织,只需再添加少许毛线。穿得太旧了,毛线都变细了,还可拆了把两股并在一起织,充份利用原料,一点不浪费。任何浪费最终都会变成对自然环境的污染和生态的破坏,并伤害人情物意之美。在科技和工业化高度发达的今天,浪费也日趋严重。上世纪七十年代,父亲在《今日何日兮》〈政篇〉中说:“日本旧时的人家小孩上学携带的昼食都是母亲手做的便当,现在都改为学校给食,方便是方便,就只少了母亲手做的一份情意。所以这里要明白的是,生活不只是要方便,不是但求享乐。生活乃更是修行。凡是高级的事情,如写文章、音乐、
书画与数学,皆不可存但求快意,与求其方便之心,倒是故寻艰难,自讨苦恼。日常生活若是文明的,便亦是与此同理。……於物不滥,与於人不滥那都是为约於礼。文明是飞扬的,而同时是制约的。”航空航天就是现代文明的一个典型,亦是飞扬与制约高度统一的典型,如果没有严密的制约,飞扬就会变成毁灭。
   妻子给外孙的毛织品都织好了,为外孙创作的摇篮曲也录好音了。按规定允许的最大限量带上了女儿喜欢的各种物品,8日下午5点40分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经十三小时到达多伦多。机上每个座位前都有电视,可看各种节目,可看飞行中实时的地理位置,有一段航程是在北极圈内,多数是洋空嫂,有位中国空姐为我俩安排了三人的座位,可轮流躺下睡觉,进了三次餐,随时有饮料,是波音777-200型飞机。在多伦多转机呆了三小时,与女儿通了电话,又飞一小时于当地时间8日晚上10点(北京时间9日上午11点)终于来到了蒙特里尔(蒙特利尔与北京差13小时,夏令时差12小时)。女婿和朋友开车带着女儿来机场接我们。和母亲拥抱时,女儿挺着大肚子说,宝宝正在动,在欢迎外公外婆呢。回家的路上,车窗外是夜幕下一片白茫茫的雪景,灿烂的星空中银河边的织女在诉说着什么?远处见到家的光影了,家里是温暖的春天。                                                                                                                                              凡间有世俗的织女,就在我家呀,哈哈!  
                                                                                                  2010年12月18日于蒙特利尔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1219/620

楼被抢了2层了

  1. 幸福的一家人


    散啤辣蛤蜊 Says @ 10-12-20 7:56 上午
  2. 呵呵,胡先生写得很好啊

    薛易 Says @ 10-12-20 10:23 上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