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11月

【本网专稿】苏东坡在海南日光浴的日子

    公元1097年,北宋绍圣四年,一代文豪苏东坡踏上了海南岛的儋州。至此,这位文豪已经谪无可谪,流放到了天涯海角。
    望着海岛上的山峦和密林,已届晚年苏东坡显得很淡定,虽然他只是在当时官家的廉租房里有尊严地活着。据说秋雨一来,房子就漏,东坡先生得经常把床从东搬到西,再从西搬到东,以此舒展筋骨。这并不影响东坡先生形而上的思考,某次他看到屋里发霉,很多白蚁死在床上,他就写道:“岭南天气卑湿,地气蒸濡,还海南为甚。夏秋之交,物不腐坏者,人非金石,其何长久?然儋耳颇有老人百余岁者,八九十者不论也。乃知寿夭无定,习而安之,则冰蚕火鼠皆可以生。”
    就当时的中国人看来,海南根本不适合人居住,在夏天极其潮湿,气闷;秋雨连绵,一切东西全都发霉;冬天雾气还很重。但东坡先生却很达观,他写的就是为啥本地还有很多长寿的人?你该活多久那就看你习惯不习惯的问题,只要习惯了,水里火里都能过日子。
    这种通达态度,也是岛上居民千年以来的养生心经之一。

千古奇女子,挥师下海南

    那时,岛上的居民主要是黎族人,他们是岛上的土著。在上古时期,黎族人划着独木舟泛海来到海南岛,成为最古老的一支居民。据《汉书》记载:汉元封元年,置珠崖、儋耳二郡。汉初建置二郡。这是中国古代封建政权第一次在海南岛建立,也是海南历史上第一次有组织的移民。 当时,全岛“合十六县,户二万三千余”,以每户6口计算,为13.8万人,密度为每平方公里4人。这个比例与当时广东南海郡竟高了几近4倍。这无疑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到王莽辅政时,又有了从中原迁徙“罪人”至此的说法。东汉至东晋300年间,中原战乱频繁,远离中土、交通梗阻的海南,反得免于兵火之灾,其避难所的地位大大提高,这是本岛历史上吸引移民的力量之一。
    至隋末唐初,海南岛发生了一个重大事件,即大陆俚人集群式迁移海南,其首领就是被誉为岭南历史上俚族女英雄的冼夫人。这位冼夫人很传奇,芳名冼英,活了78岁,先后历经几朝。年轻时嫁于当时的高凉太守冯宝为妻,和她相比,那位老公压根就是附属品。冼夫人善于结识英雄豪杰,梁朝时参与平定奸雄侯景叛乱,结识后来的陈朝先主陈霸先,一眼就认定他会是平定乱世之人。此后,陈霸先果然称帝,陈朝立。冯宝死后,岭南大乱,冼夫人平定乱局,被册封为石龙郡太夫人。隋朝建立,岭南数郡共举冼太夫人为主,尊为“圣母”。后冼夫人率领岭南民众归附,隋朝加封谯国夫人,去世后追谥“诚敬夫人”。冼氏家族受赐隋皇朝,率兵南下海南平定割据势力叛乱,带来相当数量的俚人兵马渡海作战,这支部队在某种意义上也成为一支移民大军。更有冯冼家族把家丁奴婢带入本岛,海南人口结构巨变,数量上急剧增加。至今儋州、临高、澄迈、海口、定安、琼山、崖城等地仍保存着冼夫人庙多座,就是明显的例证。 
    放眼中国五千年历史,像这样的见识卓远,文韬武略的女英雄也极为少见。对于苏东坡这样一个老想着“西北望,射天狼”的文人来说,她绝对是偶像级人物。于是,当苏东坡一个人喝醉了酒晃荡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地唱起:“走过那片芦苇坡,你可曾听说,有一个女子她曾经来过。”
    可苏东坡毕竟是文豪,所以他在唱歌的时候为押韵把句子颠倒了一下语序,“有一个女子曾经来过”,说成“有女子一个曾经来过”。据专家考证,这种用法至今仍流行在当地岛民日常生活用语之中。

饥饿苏东坡,享受日光浴

    不过,传说终究不能当饭吃。相比于大陆而言,整个古代来说,海南岛一直都比较落后。就好像明朝首选云南,清朝首选新疆一样,那里是唐宋时期贬官流放的首选之地。可以想象,和如今谁要去趟海南就一定要写到博客里广而告之不同,那时骂人的话肯定是:“你才去海南呢,你们全家都去海南。”
    第一个全家都去海南的高官就是一代名相李德裕。他就是中学历史课本中提到过“牛李之争”,这个“李”。公元849年,唐大中三年,曾经两度为相,一手遮天的李德裕全家流放到海南崖州。他最终贫病交加而死,有“八百孤寒齐下泪,一时回首望崖州”的说法。
    从他开始,海南岛开始以其博大的胸怀向那些戴罪的倒霉蛋们张开怀抱:请到天涯海角来。
    一直到北宋,一代名臣李纲和儿子渡海到琼州,爷儿俩的流放目的地是万安。李纲向人打听万安的去处,人家说还有五百里路。僻陋之地,去了根本找不到生活用品。走山路过去难免遭到抢劫。李纲一听,大吃一惊,他摇摇头长叹一声。没想到才三天,大陆方面来人急急通报,他已经被赦免了。李纲涕泪交加了好几天,选了个吉日渡海回去,在海南岛共逗留了十来天,做了个免费短期旅游。
    直到北宋是岛上似乎还要什么没什么,苏东坡说:“此间食无肉,病无药,居无室,出无友,冬无炭,夏无寒泉,然亦未易悉数,大率皆无耳。唯有一幸,无甚瘴耳。”第二年,苏东坡又被从廉租房中赶出,当地居民帮他在城南的椰子林里盖了三间房子,取名“槟榔庵”。
    1098年,北宋哲宗元符元年冬天,苏东坡也不可避免地断粮了。他和儿子又开始采用煮青菜的老办法,做苍耳料理吃。就在那年冬天,苏东坡开始在海南岛进行日光浴,不过他不是为了一身古铜色的肤色,而是想靠阳光来止饿。在苏东坡的《辟谷之法》中,他说,洛阳有一个人,有次掉进深坑中。坑里有蛇有青蛙。那人注意到,黎明之时,这些动物都将头转向缝隙里的阳光,好像要把阳光吞食下去。此人又饥饿又好奇,也试着模仿动物吞食阳光,饥饿之感顿时消失。
    不过,实验证明苏东坡的日光浴好像并不能止饿。他能够一直活下去,是靠了邻居的接济,有时他也爬到山上去摘荔枝吃,吃到得意时还会写诗。“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这是他在惠州时的旧作,但也影响深远。千年之后,荔枝的价格一直在水果中居高不下,让普通百姓至今消受不起,大概主要是受了两个人的负面影响,第一个是杨玉环,第二个就是苏东坡了。
    此后,李光、胡铨等人也被流放到海南。这些高官人数不多,影响力和能量却很大,至今海南仍有一个纪念流放官员“五公祠”,成为景点给当地带来门票等经济效益。

老财潘石屹,发家炒地皮

    明朝时,海南出了个海瑞,人称“海青天”。不过这位性格执拗、“死脑筋”的官场另类并没在老家呆多久。时光一晃几百年,“国母”宋庆龄同样老家在海南,但也成名于大陆,一生功过也多于海南无甚关联。放眼历史,这个静卧于南海之中的岛屿,似乎很难让一个传说从此发芽,并长成参天大树。
    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海南岛才又创造出另一个领先全国的奇迹——楼市泡沫。
    那时的海南是个疯狂激情下的疯狂地方。几乎每个人都在疯狂地玩一个叫做“击鼓传花”的炒房的游戏,这是一种“博傻”游戏。每个人都在热浪传递中地避免自己成为最后那个接棒的“傻子”,于是,每个人都在尽快地把手中的房子、地皮转给下一个接棒者。在这种心理下,“花”越传越快,房价越炒越高。
    1989年,如今地产界的标志性人物潘石屹还是个刚从石油行业辞职闯海南的小青年,没有光头,没有黑框眼镜,没有海归老婆,没有SOHO中国,也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他只是个砖厂的厂长,负责300个民工的生产生活问题。1990年春节前后,海南岛刮了一次特大的台风,经济一片萧条。砖没人要,身材干干瘦瘦的潘石屹甚至还要挨饿。不过,这一切都没把他从海南吓走。1990年,潘石屹认识了冯仑(如今的万通集团董事长)等人,瞅准机会,也加入了当时热火朝天的炒房大军中。
  “一开始都不敢相信,不敢签。在1楼签了房产买卖合同,到6楼加价就卖了。现在想想都害怕。”潘石屹这样回忆他刚加入炒房大军时的情景。不过,虽然战战兢兢,潘石屹也很快赚到他人生的第一个100万元。
    不过,这位后来一直闷声发大财的商人,当时就变现出与众不同的冷静。别人都疯狂地炒地皮,他却开始有了危机感。1992年底的一天,潘石屹去海口市规划局了解一个项目的产权问题。他用五斤桔子打点了规划局的小伙子,一查资料吓一大跳,发现海口的房地产报建项目达到了人均50多平方米,而当时北京的人均面积才不过7平方米。老潘知道海南要出事了,他带着赚得的第一桶金及时撤离,成功躲过了半年后海南房地产的泡沫破裂。
这一次楼市泡沫的破裂给海南岛留下了深深的创伤,但在另一个角度看,也给了海南岛“一边享受,一边泪流”的机会,那就是老老实实地发展旅游业,如此才是正路。
此后海南开始逐渐成为度假天堂,到三亚海滩上晒日光浴一时风靡,“今年你去海南了没有?”成为逢年过节时亲戚问候炫耀的口头禅。近年,海南省委书记卫留成又提出建设国际旅游岛,并时有大举措推出,对于这一古老的岛屿来说,这或许是促进旅游发展的又一次机会。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1122/607

抢楼还有机会

  1. 好图,好文章


    柳三 Says @ 10-11-22 9:10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