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已时隔五十天
两座城市却相差五十年

我依稀记得那些跳舞的棕色宝贝
在我们周围盘旋
为了敷衍片刻虚拟的激情
铜色肤质的云南妹子假扮成菲律宾女子
这样以来  她们就会忘却自己的身份
放心大胆地游离于心醉神迷中
用黝黑透亮的头发抽打夜色和灵魂
她们音韵叠宕,宛兮清扬
不乏色衰者,也能很荣幸地被夜色屏蔽

“玛格丽特”在她们的摇曳中变味、变色、变性
撒盐的洋酒
是伤口的味道
然而
在异乡我们如何寻找昨天?
我们不该像男人们那样
对着她们吐烟圈儿
我们也丝毫不计较
那黑色丝袜是否破了个小洞
从那洞里窥见的人世又是如何喧腾
到处充满伪高潮和假喝彩

那陌生男人的调侃
让你心醉
醉的原因不是因为
对方居然算得上风流倜傥的一半
而是他用五笔输入法
将你眼前的“麦子”
敲为“表子”
于是
你姑且在瞬间为他的憨态动容
妩媚地原谅了他的陌生
浅薄、猥琐和轻浮同样忽略不计
而我则不得不褒奖此淡薄的亵玩
为博得红颜一笑
他的智商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

炫目晦暗的灯光和音乐中
我仍沉浸于诗情
你仍眷恋着画意
或多或少
我们都有些不合时宜
但我们又比任何人都
懂得戏剧的收与放
当人群互相擦燃对方
我们则像鬼魅一样潜逃游离
有谁不识相的话
我们则很可能引爆现场

“与君初相识
恰似故人归”
烟盒上的诗句
多么返璞归真
墙壁上的玛丽莲梦露
风干了无数岁月
依然能撩动
各种肤色的雄性
兴许还有不少自惭形秽的雌性
那摇滚青年的宣泄
过于猛烈
却不能附庸我们的风雅

莞城的夜晚
微醺的夜晚
一朵花开成了两种颜色
一杯酒碎成了两个灯笼
一个大红
一个大紫
然后我们拎着它们
大无畏地
招摇过市
没有路人敢撞击我们
东莞的夜就这样屈服于我们的魅

临晨时分
我看电视
你睡觉
幸福濒临幻觉
假如我变成了你的异性
或者说你变成了我的异性
那么今夜
我们是否会让彼此独自留守风情莞城?

我们并不分享心事
但是彼此至少有一半的心
合并成了当晚那轮清亮的月亮
高悬空中
在那样的小南风之夜
地上的男人  翘着首
并不无矫饰地相互说:
你看,你看,月亮的脸

2008-4-27 晚20:30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624/547

楼被抢了2层了

  1. 牛杯的句子!


    柴火 Says @ 10-06-27 12:41 下午
  2. 麦子的诗真不错,赞一个!

    薛易 Says @ 10-06-27 5:23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