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2010年6月20日,小北与上虞市文化馆非物质文化遗产工作者“阿玉”女士、绍兴网记者、上虞市乡土文化研究者“再生者为何”前往胡村拜谒思想家、哲学家、作家胡兰成故里。我们邀请上虞市家谱古籍研究会、易学研究会会长胡国林先生为我们带路,并向他了解胡村概况。胡国林,年五十有余,胡氏中与胡兰成同支不同房,在家族谱系中与胡兰成同辈。
    老天流着潇洒的泪眼,似悲似喜,我们一行在雨中欣赏着胡村风光,回味着《今生今世》笔下的悠悠人世。因雨越下越大,未能详尽地游览。

天道悠悠,皆是人世无尽。
岁月贵重,已然天长地久。
——题记

    从胡村父老的口里听说《今生今世》的电影版放映上市了,我颇为惊讶,这个事情我都还不知道。“小时候,胡兰成这个人只模糊地从我们眼前掠过,那时他三十出头,在外头,不常回胡村。现在电视上在放,我们从《今生今世》里更全面地了解了胡兰成此后的一生。”一位姓胡的老人如是说。虽已世隔几代,但胡村人谈胡兰成,却落落大方,深以为有这样一位族人而满意,这比我想象中好许多。
    淅淅沥沥的雨浸润着清明的山河,白雾缭绕,青山绿水,六月的时光亦仿佛倒映在碧波荡漾的水中。放步于陇亩间,能够轻松地感受到一种人世的悠然自在。胡兰成的妙笔生花,绘出了一个灵动的胡村月令,我今见了,亦果然像极了世外桃源。
    这样的日子,许多人去上海考察世博会,也有许多人坐在家里观看世界杯,而我们踏上了胡村之路,去寻访一位备受世人误解的老人之故居。
    久读胡兰成,早知道在家乡隔壁有个胡村,是一个美丽的胡氏部落,多次想去探访都因为各种不是原因的原因而作罢。昨天在上虞阿玉家过生日,便乘机约定了去探访胡村。于是今日一早,我们从上虞出发沿104国道而上,驱车驶向胡村。同行者为阿玉、再生者为何、胡国林等。
    去之前,我跟远在南京的胡兰成幼子胡纪元先生发了短信,说我约了朋友去胡村。纪元先生给我发来《今生今世》里的几段话,他引用父亲的话评价了《今生今世》,“我幸而生为中国人,我的岁月乃真可贵重了”。纪元先生年已七十有余,我知道这些年来,他是极尽了人子对于父亲的思念,亦真正透过作品了解了胡兰成。只可惜,外界不能给予胡兰成一个公正的评价。纪元先生说“嵊县溪山入图画,我父亲即可比那溪山,不靠仙佛来护佑,倒是仙佛来依住。”难得胡老先生是这样一个光明磊落之人。未曾与他相见,当然亦不曾见过胡兰成,但已然可知他们父子都传承了朴素的中国人的气质,远远地观看便可以亲切的,正是“我幸而生为中国人”的“幸”与“中国人”。
    这种中国人的气质来自于中国的民间,它从美丽的乡间村落里缓缓流向世界。胡村即是这样的村落,它远离城市的繁华,远离社会的纷嚣,在一方水土中默默孕育着同样具有朴素气质的后世子孙。
灵动的天空,是水的世界。灵动而透明,天空旋转着白云,雨滴落在身上,亦不觉得难受。汽车进入章镇地带,渐渐行入乡间小路。两旁的水田里齐整地插满了秧苗,像是一个个训练有素的水兵坚守着这一方大地,史上之国泰民安大抵就是这种气象。青山绿水分外明净清爽,我们透过心中的无数次遐想,以及关于胡兰成的一切记忆,来与着眼前的世界相比,俨然如画中人见着了传世多年的画卷,非但是亲切,亦觉得岁月无恙。车到胡村,仿佛见到了民国世界,亦彷如世外桃源。
    穿过胡村有一座桥叫安吉桥,溪水荡荡,人称廿二都江。桥头人家的穿堂里尚立着两块古碑,是当初造桥时的捐助榜,碑文分两块,一块题作“安吉桥碑文”,一块题作“流芳百世”,落款是“光绪九年”。久经岁月淘洗,碑中详细字迹已模糊难辨,唯有桥下的流水一如当年。以桥为界划开了两个世界,桥那头是桥墩村,即胡兰成的家;桥这头是胡村,沿江而绕还有个荷明村。桥墩村、胡村、荷明村三个村统称胡村,但有意思的是桥墩村归嵊州管辖,胡村与荷明村归上虞管辖,于是过了一座桥就换了一种口音。胡林国先生介绍,以前有姐妹俩,一个住桥墩村,一个住胡村,每次相逢讲起话来要起隔膜。古人说“一家人不讲两家话”,此时却是咫尺之遥的姐妹俩亦有了天涯荡荡的乾坤之隔。这便是中国的民间。
    雨滴落在身旁的水面上,溅起一身水花,是上天潇洒的泪眼,似喜似悲,凝结了一个厚重的人世。我站在安吉桥上,环顾着这镜花水月的世界。今日,我为胡村而来,亦为生命的理想而来。昔年,国难当头,内忧外患,时代在刀尖上行走,而胡兰成却能把胡村描写得“天道悠悠,皆是人世无尽”,我喜欢那样的文字,但于现实中也觉得困惑与怀疑。现在,亲身站在胡村,便觉得这一切是这样的沥然。胡村没有人间任何一种繁华,却有人世道不完的风情。
    连日来,南方持续发生雨灾,此前西部旱灾,北方强降暴雪,各地地震不绝,世上又有各种不同的造乱。有时候,我亦觉得现在是到了太平乱世。而自己身处的越地乃是千百年来人间福地,除了人为的造乱以外似乎没有过大的劫难。在胡村,我又闻到了另一种气息,是一种仙气与王气,这里的人个个纯朴憨厚,悠然以辛勤劳动为乐,没有世俗的浮气。悠悠人世,不管外面多么动乱繁华,亦似乎与这里无关,这里永远是悠悠天道人世无尽。这使我想起了沈从文笔下的湘西,胡兰成的汉皋解佩亦有这等妙奇,只可惜了那丢失的《武汉记》。
    在胡村,我们见了一百年前胡兰成居住的房子,是中国民间最传统的那种板楼,现在乡下一般人的家中还可以见得。胡国林先生告诉我们,这房子现在由胡兰成的侄孙看管,胡先生很用心地帮我们联系,尽可能让我们进去一睹房中旧貌,只可惜胡兰成那侄孙已住进了绍兴城里,这些天刚好去了绍兴。于是我们在胡国林先生的陪同下,去了他大哥家,翻开了胡氏家谱,了解了胡村家族的谱系渊源。胡村人说,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将胡兰成及其后人的详细资料写进家谱,现在谱系上胡兰成的后代只有早在文革中自杀的胡启,而全氏一脉因当时资料不尽未能写入家谱。
    胡国林先生不仅热衷于家谱研究,更是个关心胡村乃至胡氏发展的人,与他交谈,一切都很随和。临别,他还讲起了关于建造胡兰成纪念馆的事情,但这是一件大事,非一般的人力物力可及,而最好要有纪元先生等人出面。我想,这事要能促成,果真是一件功德无量之事,而若能将胡兰成遗失海外的书作尽收纪念馆,亦真是后世子孙的福报。
    雨越来越大,我们挥手作别,作别的是那个雨中的形象,是流淌在心中的记忆,将这边的清净美丽带出人世,带进我们的生活。

2010年6月20日于浙江新昌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624/545

抢楼还有机会

  1. 小北有图片吗?发几张来看看吧。

    薛易 Says @ 10-06-24 10:58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