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桦近照

    《胡兰成专号》另有一篇宏文,是牛陇菲的〈我观兰成〉,此文是篇读书笔记,但它真正的份量,又绝不只是篇读书笔记。质言之,那是深思远望、学力根深的牛陇菲与胡先生的一番唱和,山高水长哪!请恕我直言,当今之世,有此能力,可与胡先生相唱和者,鲜矣!再恕我直言,拙著《天地之始》,其实也都还远远不到这个层次!台面人物既然能识胡先生者,本来就已寥寥,中国大陆复加以政治忌讳,于是就更绝少有公开标举胡先生者。牛陇菲正是这极有胆气的一个。
    陈丹青当然是另一个,他是太有名,且中共也对他够感冒了;这里,就不提他了。除此二位,就我所知,尚有一人,那是柏桦。柏桦是大陆第三代诗人代表人物,他主持了一个「人间书话」的网络论坛,平时话不多,言简意赅,颇有大老风范;与谈者,多是新一辈诗人。前阵子,他密集谈论了胡先生,也推介了《天地之始》,有一回,他又介绍了《时代周报》我那篇〈胡兰成的道与艺〉。如此频繁地谈论胡,难免引起他人不悦。于是,有张祈者,便另发新帖,名曰,「拒读胡兰成」。我一看帖名,心头大喜。显然,他是在向柏桦叫板,这下可好,后头精采可期。果然,说时迟那时快,柏桦随即语出惊人,曰,「我早早就说过,胡兰成是文学水平的试金石;现在补一句:胡也是人品人格的照妖镜。」
    哇!柏桦这一击,可非寻常!他力道猛烈无比,打击面既深且广,定然是要死伤枕藉、血流成河的。他的前一句,许多人早已深感不然,但基于对柏桦的敬重,尚且忍住,不轻易发作;现又补上第二句,这还了得!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这反击的力道,遂成燎原之势!烧哇!好烧哇!这群人不好直接骂柏桦,就一帖又一帖,卯起来「批判」胡兰成。我看了直觉有趣,甚至,不瞒您说,还有一些些兴奋;心想,爱骂的,就来吧!骂得越旺,升起疑情的旁观者,就会越多!善莫大焉,功德无量啊!这道理简单,正像中国大陆的书,越禁总是越旺;因为,「相信群众,相信党。」有共产党的背书,大家焉敢不信?此所以我忍不住想添薪加材,让它越烧越旺;于是,我便共襄盛举,回了两帖。
    然而,我这人向来懦弱,言语反击之事,素非所长;非不为也,盖不能也。你若谩骂,我通常默不出声;要不,径自走开,由你去;再不,心里给你拍拍手,继续骂吧!许多年前,学校有次开会,那校长实在荒腔走板,我就直接批评了他,可能是说到痛处,可能是力道过猛,竟害得他手颤脚抖,想说话,却说不出。这时,有老师护主心切,急于表功,就站起来叱责我。我唯默然。接着,又有老师起立,义正辞严,指着我,索性要我出去。我仍一言不吭。听到要我出去,其实求之不得,开会无聊吶!于是,我默不出声,掉头走人。来到教室,向学生言道,刚刚开会被撵。学生半信半疑,我只好将大概经过,略略一表;言语之间,还隐隐然有些得意。唉!糟糕!我这种人,怎么为人师表呢?再看看学生的表情,对我也毫无同情之势。他们竟然都很兴奋,因为,他们比我都还讨厌那校长。
    闲话休提。再说,我共襄盛举,回了两帖;这头一帖,标题是,「举双手赞成!」内文是,「拙文有几句,『世人尽有讪笑胡者、谤议胡者,这其实都无妨,甚至也应该要有。』今再加张祈兄之拒读,庶几完整。」
    同理,那天我和天文提到,真该谢谢李黎。这么丰厚的一本《胡兰成专号》,加以胡先生之备受争议,若是无人「为正视听」而提出质疑,若是无人为了「大是大非」而有所批评,那毋宁是个极大的缺憾。感谢李黎,有了她的批评文章,总算弥补了这个缺憾!这本沉甸甸的《胡兰成专号》,再加上李黎的专文,庶几完整!
    再说我的第二帖,题曰,「敲个边鼓!」内文没写什么,只是把《天地之始》的第二章  第一节第一目,全文贴上。此目之标题,〈敌满天下〉,是将这数十年来对胡之批评,凡具有代表性者,从一九七零年代的余光中,到二零零八年的李欧梵,提纲挈领,一一历数,不敢阙漏。我贴此帖,当然是要添薪加材,助长火势;同时,也想提供「拒读胡兰成」诸君子一些材料,好让他们可以在前辈的基础上,更上层楼,翻出新意。
    李黎此文,实心实意。但好固然是好,然美中不足的是,她并没有翻出太多新意。除了引用《小团圆》一些话语之外,其余者,余光中在三十几年前皆已然提过。余光中是文坛泰斗,这些年抢救国文的努力,也令人动容;当年他在特殊的历史时空下,写就了〈山河岁月话渔樵〉,这不仅是台湾批胡之嚆矢,后来也不断被引用,影响至为深远。有位文坛大老,就向我明言,当年他对胡的偏见,几乎就来自余光中的这篇文章。正因如此,我不敢对余文稍有怠慢,故而在拙著的第三章第二节里,唯虔唯敬,用了数千字,就余所质疑的问题〈也就是李黎所提《山河岁月》中对抗战的态度〉,予以根本性的响应。此处篇幅所限,恕我无法详述。有兴趣的朋友,可自行参阅。
    至于我的回应,究竟有无说服力,本来并无把握。可是,前述的文坛大老,今年二月八日来函一封,却添了我许多信心,「仁明兄,周六、周日在家读你的《天地之始》,真是过瘾;你让我对胡兰成先生全盘改观。」我不禁揣想,如果李黎能不嫌弃,愿意读读拙著,那么,以她的胸襟气度,是不是也一样会「对胡兰成先生全盘改观」呢?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624/543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