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中的故事,也许发生在任何一个朝代。
                                                                           ——题记——
 

 
桃花盛开于院子里的
一小片空地
雨水冲洗着灰瓦
连竹轩中亭立的你
也弥漫江南水乡的气息
而我们意外的相遇
像山涧潺潺流去的春水
像暮晚十里外徐徐飘来的钟音


 
从尽是白沙的江堤归来
木屐的边缘已沾满新鲜的绿泥
梅花酒,桃花坞
红楼深静的帘帷漏出的灯花
是一些细碎的银子
你还是那名穿着藕花裙的女子
提一具灯笼,等江边
一叶不归的小舟


 
“春天,堤岸的繁花如锦帐”
故国在渺渺的无弦琴中
千里外的琼花,已开满前朝的空枝
花窗内的心事
只有幽幽的小巷知悉
江南应该是多燕子的呢喃
多鹧鸪鸣叫的季节
我,一介书生
(一个前朝埋名隐姓的太子)
穿过青色的小径
随迷蒙的江水
来到青冢前
放下今生的富贵功名
放下一生的悲欣交集


 
月牙儿
飘在水榭以西的山寺
淡淡的岁月里,尽是朦胧的山径
十年前,你已削发为尼
当年的约定成了香炉里的灰烬
十年了,我终于从中原回来
退出诗酒琴剑的江湖
功名竟成了临行时,换下的一件单衣
而现在只想再握一下
你冰凉的小手
再为你画一次眉
 

 
下山的时候,国真的亡了
扬州城的火焰
染红我洁白的长衫
绝业名山都是一些梦境
有什么办法度过残余的一生
难忘的是明园里你惊鸿的倒影
难忘的是山寺你种下的一本蔷薇
一切都是放生池里微微晃动的潭影
一切都是足下的一小粒微尘
(原载台湾《乾坤诗刊》2009年冬季号)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523/527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