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苏薇

    世事真是因缘际会,由于常读胡兰成的书,也就结识了一些他的后人。
    前两天,胡晓文从台北打来越洋电话,说春节后将来大陆,要去成都、绍兴、南京走走,还要去上海探望一下92岁高龄的姑母胡青芸。胡晓文是谁?一般人恐怕无从知晓,也无兴趣打听,资深的“张迷”和“胡迷”们中间,或许还不乏有心人,识得她是胡兰成的侄孙女。看过《今生今世》者,大概还记得一个叫青芸的女子,乃胡兰成三哥胡积义的长女,胡兰成视如己出、比谁都亲的侄女,胡绍钟便是青芸同父异母的弟弟,而胡晓文则是胡绍钟的长女,胡晓文今番要探望的姑母,也就是《今生今世》中的那个奇女子青芸。
    当年胡积义辞世之时,胡绍钟尚在髫龄,其教养之责,全赖于六叔胡兰成一人。1940年3月,汪伪政府在南京登场,胡兰成自沪赴宁转任宣传部政务次长,胡绍钟也随之而至,这几年叔侄间还多有相伴。及至此后抗战胜利,汪伪中人遍遭通缉,胡兰成只有逃亡一途,先是避匿温州,待1949年5月温州解放后又辗转赴沪,一年后与邹平凡离沪取道广州前往香港,由香港渡海赴日,一路亡命天涯异国,躲躲藏藏,自然也就顾不上胡绍钟了。
    1948年前后,胡绍钟和朋友前往台湾,不想时局日变、大陆易手,国民政府退守孤岛,胡绍钟遂回不了大陆了。他毕业于交通大学电机系,后来在中国煤矿开发公司南湖煤矿任职,育有三女一男,家口众多开销大,生活颇为拮据。至1959年,胡绍钟才得知六叔人在日本,辗转联系上后,彼此多有书信往来。几年前,我曾看过胡兰成的一些书信,印象最深刻的,便是胡兰成写给胡绍钟的这些家书,此信共计38封,其中胡兰成致胡绍钟18封,卜少夫致胡绍钟13封,卜少夫致胡兰成3封,李国鼎致卜少夫、咪咪致胡绍钟各1封,畲爱珍致胡绍钟、胡晓文各1封,胡绍钟致各人的不曾见,大概是搜罗不周吧。
    从信中可知,胡绍钟彼时在南湖煤矿任工务课长,养家艰难,无奈之下,大概是希望六叔托陶希圣的关系帮其调职。胡回信说其“与陶先生是君子之交,彼此各有身份,岂可轻易求人”,要侄儿“有志气者必能安贫,欲念太重应戒”。随后,胡介绍了在台湾关系深厚的香港《新闻天地》社长卜少夫,卜少夫又托人介绍胡绍钟进变压器工厂,不知嫌待遇不优还是其它,胡绍钟未有就职,惹得六叔回信说“何故求人而又绝人?我甚不懂也”。
    责归责,吵归吵,胡兰成对这个侄子还真是颇为记挂,不但托陶希圣、卜少夫、王永昌、胡健中等人帮其调职,还常给他一家邮寄物品,琐碎甚至如小孩的衣裤、衬衫、毛巾、弹力袜、食用油、奶粉、治哮喘的药物,连胡绍钟新添的儿子也由他按家谱取名。
    说来也真是,囿于时局,胡兰成赴日后对自家子女倒未曾这般用心过。他先后有三子两女,元配唐玉凤生子胡启,胡启后在湖南株州某军工厂任俄文译员,“文革”初期因惧家庭出身不好而自杀;继室全慧文生育有两男两女,长子胡宁生解放前加入了解放军,后来学天文,还做了中科院的研究员;次子胡纪元在上海学电机,后在四川一家电机厂任职;长女胡小芸80年代随夫移居香港;次女胡先知因出身问题未读大学,在南京当农业工人。 此外,胡在日本还收有日本幼女晋明为养女,惟她一直伴随胡兰成、畲爱珍夫妇左右。 
    逃亡时,胡的子女多还年幼,待他在日本站得住脚跟,国内政治情境又风云突变,别说对子女有所帮助了,“汉奸”父亲的声名不连累他们也就不错了,但在当时的情形下,不连累终不可能。胡兰成飘零海外,能做的惟有写写信,或往浙江嵊县老家寄些钱物,但后来“文革”乍起,双方遂连音信也没有了,钱物更不曾邮得。自1950年离乡至1981年病逝日本,30年来国事家事沧桑几变,胡兰成再也没能见到子女一面,不能不说是个遗憾,尤其是胡启“文革”期间自杀身亡,令久经风浪的“胡次长”会作何感想呢?胡纪元有一篇《室有妇稚亦天真》,写年幼时与父亲在一起,陈年往事一笔一画写来,点点滴滴皆是父子情深,还原了很多历史细节,也还原了胡兰成作为一个父亲的形象,读来让人好不慨叹。
    胡兰成曾作诗说:“世无豪杰与共饮,室有妇稚亦天真。”我的理解是,如果压根儿就不曾与豪杰共饮过,能做到室有妇稚亦天真也未必有多难,家常日子到底谁都会过,难的是与豪杰遍饮之后,还能久居斗室,一日三餐细水长流,对着家小天真得起来。为人叔也好,为人父也罢,政客也好,汉奸也罢,无论盛世华景还是国难当头,抑或败退流亡,胡某人对内侄对子女,是严叔?是慈父?还是至亲?背后影影绰绰的,始终是那片时局的大幕吧!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427/507

楼被抢了2层了

  1. 你好,我想間你有胡嘵文的連絡方式嗎?謝謝。


    Nina Says @ 12-02-3 10:58 上午
  2. 您好,胡晓文的联系方式已经找到,请发邮箱到xygoing@163.com索取。谢谢

    薛易 Says @ 12-02-4 12:04 上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