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4月

张爱玲自传性散文《异乡记》台湾刊发

《异乡记》手稿(局部)

  自去年《小团圆》出版之后,对张爱玲轶文旧作的挖掘、出版进入了一个高潮。除了去年出版的《小团圆》和《重访边城》外,等待刊印的张爱玲重要作品还包括《雷峰塔》、《易经》等。最新一期的台湾《皇冠》杂志则刊登了张爱玲残稿《异乡记》,张爱玲遗产继承人宋淇夫妇的儿子宋以朗在介绍该文的文章中写道,“《异乡记》其实就是她在1946年头由上海往温州找胡兰成的途中所写的札记。”据悉,《异乡记》中文简体版单行本将很快将由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

手稿校对中,简体版即将出版

  宋以朗早已在张爱玲的遗物中发现写于1946年的《异乡记》手稿,但手稿并不完整,共八十页写在笔记本上。宋以朗在同期《皇冠》杂志上的文章《关于异乡记》中介绍,“这是以第一人称叙事的游记体散文,讲述一位沈太太(即叙事者)由上海到温州途中的见闻。现存十三章,约三万多字,到第八十页便突然中断,其余部分始终也找不着。因为从未有人提及它,当初我对这残稿便不怎样留意,只搁在一旁暂且不管。直到几年后,我才慢慢发现它的真正意义。”由于《异乡记》是未定残稿,每一页都东涂西抹,笔记本也残缺不全,原稿经过涂改,隐约可见最初的题目是“异乡如梦”。
  张爱玲研究者止庵昨天表示,目前他正在校这篇张爱玲文章,《异乡记》中文简体版单行本将在比较快时间内出版,“《异乡记》大概创作于1946年左右,一般来说张爱玲擅长写城市和大户人家的经历,对农村比较陌生,而这篇《异乡记》就完全写了一个农村经历,这也说明张爱玲确实体验过农村生活。”

《异乡记》与多部张爱玲作品互文

  在文本上,《异乡记》与张爱玲的《华丽缘》和《小团圆》形成互文。宋以朗说,“如《小团圆》第九章便跟1947年的散文《华丽缘》如出一辙。而《华丽缘》的闵少奶奶,又令我想起《异乡记》的闵先生和闵太太,难道《华丽缘》是《异乡记》的一个段落?”“但肯定的是,《华丽缘》与《异乡记》的故事背景是完全一致的。既然《小团圆》和《华丽缘》都跟张爱玲的个人经历息息相关,那么我们几乎可以断定,《异乡记》其实就是她在1946年头由上海往温州找胡兰成途中所写的札记了。” 《异乡记》中的叙述者是沈太太,她长途跋涉去找一个叫“拉尼”的男人,宋以朗说,“拉尼”应该是“Lanny”的音译,而胡兰成名字拼音是“Lancheng”。在文中,张爱玲写到了参加“菊生”的婚礼,“似乎暗示‘兰成’及其小名‘蕊生’。” 止庵也说,“这篇文章基本就是当年张爱玲去温州的个人记录。”
  《异乡记》具有很强的自传性,记录了张爱玲人生经历中的一个转折点,而这段经历的变体又不断出现在其他作品中。据宋以朗在《关于异乡记》里介绍,《异乡记》与《小团圆》有多处相似场景的描写,而张爱玲后期的作品《秧歌》、《怨女》等中不少人物和情节都已经在《异乡记》里出现。“《异乡记》是张爱玲下半生创作过程中一个重要的灵感来源了。”宋以朗写道。也有研究者认为,《异乡记》与张爱玲的《秧歌》关系也十分密切。
  对于为何将张爱玲这篇残稿公开发表,宋以朗在《关于异乡记》中做了说明,“首先,《异乡记》以张爱玲往温州途中的见闻为素材,详细补充了《小团圆》第九和第十两章,而当中的情节及意象亦大量移植到日后的作品内。《异乡记》的发表,不但提供了有关张爱玲本人的第一手资料,更有助我们了解她的写作意图及过程。第二,张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跟我母亲邝文美说:‘除了少数作品,我自己觉得非写不可(如旅行时写的《异乡记》),其余都是没法才写的。而我真正要写的,总是大多数人不要看的。’”
  今年是张爱玲诞辰90周年,张爱玲其他遗作也在今年排上出版日程,而在大陆、台湾和香港三地的系列纪念研讨会也都在策划中。其中,香港浸会大学将在今年9月举办以“传奇、性别、系谱”为主题的一连串纪念活动,包括“张爱玲绘画展”、“张爱玲手稿及书信展”、“张爱玲电影工作坊”、“张爱玲诞辰9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等。据《东方早报》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411/492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