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和伊犁来的一位民谣歌手喝酒,听他弹完琴,我说:“给你唱首歌听吧。”然后就唱。
    “我们的靳中像骏马驰骋,晨曦中传来朗朗书声……”这是我至今唯一记得的一首校歌了。常常从尘封的记忆中拈出来,不费力气,也琅琅上口,有点金戈铁马的感觉。
    早已多年不回母校,却依然在梦中坐回初中的教室里去。在三楼最东面的那间房子里,背英语单词,做数学题,学茅盾的《白杨礼赞》,为政治老师提问做准备。说实话,在梦里,我依旧担心被提问,担心自己考试成绩不好,升不上学,焦躁不安,大汗淋漓……我知道,没有比这更深刻的怀旧了。
    那时真是小,从小学上来,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人,到大楼(虽说只有三层)里上课。面对周围那么多学习又好,长得又漂亮的同学,自卑得像一棵草。多年后,和同学贾茜、王宾聊起来,他们对我的最初印象就是老实,不说话。那时还不知道用功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每天认真听课背书就行,脑子里也没有别的事,后来考试,成绩居然也不错。真要感谢初中的老师们,是你们给了我平生第一次自信。没有这点自信,相信也没有我现在的样子。
    在后来求学的过程中,再也没有遇到比初中老师更严格的了。佛祖传经只是拈花微笑,而我们的老师却苦口婆心,甚至加一点看似过火的责罚,也许当时很多同学都怨过、记过仇,但光阴流过之后,心里留下的只会是内疚和遗憾。这内疚是为了老师和父母,而遗憾却只为自己,为一去不回来的岁月。都知道“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但只有过去之后,才知道这是最沉痛的感慨。
    看过不少硬件设施很好的中学,甚至私立贵族学校,但我还是觉得自己最初毕业的初中是最好的。我们中学是农村学校,我们的学生也大多是农家子弟,条件也许比别的地方差一些,但我们的志气并不差。古人云:“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这一点尤为重要,只要功夫到了,没有谁会输在起跑线上。而且农家子弟更敦厚实成,下得起苦功,也就更敢闯天下,更能交朋友,更容易看透浮华背后的东西。
    这些日子,为锻炼身体,我天天从家步行上班。沿着青岛海边的木栈道,有时也会想起咱们靳家中学的操场来。那时只是一片空旷的黄土地,却也有一群群朴素的少年在上面奔跑竞技,锐不可当。也许,他们意识不到自己正进行最初的练习。以后的日子,他们会奔向四面八方。
    沿着校门口那条并不宽阔的柏油路,人世的山高水长刚刚开始,走下去有花似锦,有落英缤纷。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408/491

楼被抢了6层了

  1. 呵呵,学义唱这首歌的时候很认真呢。


    安东 Says @ 10-04-8 4:00 下午
  2. 呵呵,当年这首歌对我们来说和国歌差不多。

    薛易 Says @ 10-04-8 4:02 下午
  3. 还记得这么多的往事,这首校歌也是我后来学会的所有校歌中最好听的,真的。结尾写的真好。希望我们的学弟学妹能够从中汲取能量作为前行的动力!


    小包 Says @ 10-04-9 12:15 上午
  4. 咱们几个都是发小了,呵呵,这是学校给我最大的礼物之一。

    薛易 Says @ 10-04-11 6:07 下午
  5. 偶尔看到你的文章,有些莫名的感动。难得你还能在工作之余想起我们的母校。当年是母校培育了你们,现在母校因为你们而骄傲!


    清风翠竹 Says @ 10-10-17 7:57 下午
  6. 呵呵,你是靳家中学的老师吗?我有好几个同学在那边当老师呢。

    薛易 Says @ 10-11-18 3:25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