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苏薇

  关于民众生活的记载,一向是很少。现在虽不乏是项性质的调查与统计,终还不能说是充分。而那些大学院里或什么机关里的学者在做着这种工作的,因为是站在旁边说话,所以很难找出一个准确的认识。
  歌谣是民众生活本身底表现,从这里可以发见民众生活底根据,及其随着时代而起的转变。研究这一层,对于民众教育是有重大的意义的。也并不是说民众教育可以利用民歌,或是改良歌谣,因为歌谣是自然地产生出来的东西,不能加以人工的做作的。歌谣所给与民众教育的意义,只是一面镜子而已。
  歌与谣有点分别。歌是现实底,而谣则是抽象底,即是说:歌是日常生活(如衣食工作和男女日间的事故)的表情,而谣则是多少带点宗教性的迷信及政治性的呓语。谣也可以说是民众底上层意识的结晶。从歌里我们可以知道民众底实际生活的细节,谣所告诉我们的,却是民众文化底一般的水平,谣说明了民众的宇宙观,及其对于时代动摇中的观念。
  谣的意义多是不容易解释的,据传说,每当天下要大乱的时候,荧惑星就下凡化作红衣小儿,唱出这样的谣来,很快就传遍开来,后来都是有应验的。因为多是小儿唱的缘故,所以叫做童谣,然而应该认清楚,童谣和儿歌的性质根本是不同的。举一个例来比较如下:

  ●千里草,何青青,十日上,不得生!(东汉歌谣)
  ●一颗星,葛伦敦,两颗星加油瓶,油瓶漏,好炒荳,荳花香,加辣酱,辣酱辣,加水獭,水獭……(绍兴一带的儿歌)

  从这里可以看出儿歌只是孩子学语时自然底韵语,童谣粗看虽然是和儿歌同样的没意义,却是含有某种底憧憬的。
  谣与歌究竟是那一个起源最早呢?这个很难说,照我的猜测,在初民底神权时代,歌谣实是同一个东西。谣是随着后来宗教底分离纔对于歌独立的。以后随着神权的萎缩,谣也渐渐更稀少下来,远不及那吟咏日常生活的民歌底发达了。
  然而农业时代的泛神论底宗教观念还是非常深厚的,如黄老底道士式的迷信,支配了二千年中国的农业社会。一到时代起大变动的时候,农民便生出无限的恐慌和幻想,在事实上表现的便是五斗米贼、黄巾、红巾、白莲教、拳匪、捻匪,以及现在河南一带的红枪会大刀会一类的带有宗教性的农民扰动;农民的这种精神上的压迫,反映这变动时代底呓语,便是童谣。如周末的「厌弧箕服」,秦末的「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及「亡秦者胡」,东汉的「刘秀为天子」,晋时的「五马渡江,一马化为龙」,等等,这些都表现了时代动荡中民间的意识(当然其中有些歌谣是野心家故意制造出来的)。一直到现在,还有这种现象:如刘国师的「烧饼歌」及前几年张天师的布告关于刀兵瘟疫之灾的预言,都为农民所深信。这虽是无稽之谈,然而从此可见民众的不安和恐怖。
  以上是关于谣的方面。对于谣,民众教育可以取缔它的,因为谣通常是民歌底理性的障碍物。
  至于民歌,则无从干涉起,只好由它自己发展、转变和消灭。
  民歌的内容所包容的:(1)是经济底生活,(2)是男女间的爱慕。
  自从帝国主义侵入中国,自足底农业社会已在一致的崩溃,显明的事实有如水旱的荒年(因为灌溉工程的破坏)、地租(即田租和稍田价)、高利贷(这是一方面由于工商业侵蚀了农业资本,一方面又由于次殖民地的中国发展欠贯彻,这二者便引起高利贷的病象)、兵匪之灾(封建制度遗留的东西),这些,敲响了农民生活的丧钟,在民歌里很可以看得出来:

  1.关于荒年的:
    今年未算好丰年,风雨有匀难种田;
    秋收祗得三成几,不够食来不够穿。

  2.关于地租的:
      一
    老爷自叹田租轻,又讲人工谷种平;
    斗种要租一石六,肚饿还应要领情。

      二
    旧年批得两坵田,斗谷按仓八百钱;
    讲定点田要待晏,又要封包钱一千。

  第二只歌充分地表现了货币制度的侵入农村,把租谷转变稍田价的形态了。

  3.关于高利贷的:
    减租减息未曾行,反纳今年加倍粮;
    斗米一元又七角,贫穷百姓好难偿。

  4.关于兵匪之灾的:
    年荒更兼匪兵忧,做个农夫不比牛;
    牛苦尚得安然住,我苦兵匪挂心头。

于是贫农的生活便成为这样:
    一年三百六十天,天天劳苦不安然;
    每天吃的芋头饭,吃菜冇油又冇盐。

  以上引的是广西的民歌,十足地表现了农村的破落。

  至于男女间的抒情方面,只消举三首民歌就可以窥见宗法社会的背景,和农民的憧憬:

  1.家长制度下媳妇的被压迫:
    麻雀仔,尾弯弯,做人媳妇实在难,
    早早起身还说晏,又被家婆打一回,
    打断三条苏木棍,跑烂三条花罗裙。

  2.妾的地位和姑嫂间的凌辱:
    龙眼开花角对角,千祈有做人小婆;
    千祈有做人小嫂,同台食饭挑眼角。

  3.卖买式的婚姻底的结果所生的歪曲底男女关系:
    足心老实话报弟,也想娘夫也想郎;
    也想寻夫撑世界,也想寻郎乐世间。

  以上是说的男女底关系。

  【结论】

  从这些民歌中可以认识农村经济的破产,和宗法社会里婚姻的痛苦。以上引的都是广西的民歌,因为广西是新开发的省份,所以这经济转变的过程更容易看得出。至于江浙几省,则工商业的侵略较早,关于这种性质的民歌早已不见了。一则也因为江浙是文人礼拜之邦,所以民歌被人忽视而消灭得更早。
  农业社会的牧歌时代是过去了。以后的民歌,重心不在农民,而在于工人,下列的一首民歌便是牧歌的尾声:
    小白菜,嫰蔼蔼,丈夫出门到上海,
    洋钱十块十块带归来。

  农民被大批地被吸收到都会里去了。我们便来听听工人的民歌,以下是上海码头上筑士敏土地盘的工人工作时的和歌:
    来唷!……抗唷!
     兵舰炮打南京城,抗唷!
    用力呀!抗唷!
     大英牌香烟,抗唷!
    先施公司,抗唷!
     大马路洋鬼子,抗唷!
    洋鬼子洋钿多,抗唷!
     大青娘,抗唷!
    花格子布,抗唷!
     三角洋钿一天,抗唷!
    抽紧裤带,抗唷!
     抽紧点,抗唷!
    来……嗳……唷,抗……抗……唷!

  头一句是工头喊的,下面的抗唷则是工人们的和声。工头提喊的一句通常是随说的,没定规,来一次抗唷,便打一下桩,这首抗唷歌里充分地描绘出帝国主义底市场里的工人们的生活、观念、智识。
  民众教育的实施,是要建筑在整个的的民众生活底情调上的。为要认识这个,便不该忽视民间歌谣里所含有的意义。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407/486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