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读胡兰成的文章,我自觉卑微地无处可以逃匿,从此不敢再妄写文章了,这两天沉溺于读胡兰成的日文著作,似乎是在回避一下自我。
    读日语自比读母语来得苦涩,可谓是辛苦之至,然而在苦涩中亦有一股无以言说的愉悦,正如薛仁明老师所说之受益,也许这才是最原始的收益吧。当世中国社会是一个求富的时代,在年轻一代中像我这样穷途末路且还顽固于自己的信仰者大抵不多,而所谓的现代文明亦早已支离破碎,一个商业的、浮躁的的大环境早已将我们淹没了。而胡兰成早在半个世纪前就在倾尽心血研究现代文明之走向了,故而又提出了种种复兴中华文明之策略,唯一直寂寞地亡命于天地之间。
    自拜见薛老师回来后始接触胡兰成的日文著作,起初并没有任何复杂的想法,只是得知卜二为能阅读胡兰成日文著作而发起学日语之心,略感佩服,卜二小我一岁,盖比我更有朝气,我是在尘世堕落了许多时。几天以来,我不曾写过一首诗歌,亦不曾写过一篇文章,觉得自己的学识尚不足以作诗立言。受了此种心绪影响,故总觉得自己有些卑微,于是钻进了日语里,像是一种自残,因为我早年学日语之时,曾生出厌恶之心,而换了专业。名曰自残,可是到底还是有一种幸福从身体的某个地方升起来,反倒不觉得自己在学习的是日文了,却是一个可亲切的胡兰成在与我言说。
    所以,我的日语基础浅薄虽不假,却从阅读中感受到的愉悦,乃至一种幸福,亦真实不虚。
    真实不虚,却总也如过眼云烟。何以让这种幸福的过程保存地长久些呢?我想到的是着手翻译胡兰成流失于日本的作品。第一次想到的是《心经随喜》,理由是我对佛学尚存一些兴趣,一年前还差点受了戒,此亦可以作为我学习佛法的过程。然而我手头却只有《心经随喜》的序文,在译出了序文之后,经卜二建议,我冒昧地向研究胡兰成的前辈台湾的杜至伟先生索取《心经随喜》全文,而据杜先生言他在不久前已将《心经随喜》交付一大学教师翻译,手头没有再多副本,此于我而言虽多遗憾,然胡兰成之文章有比我精通日语者在翻译,却也是非常之欢喜庆幸。
    故从昨日起,我又把想法转向了《寄身日本》,今天抽空整理了第一章前半部分的图片稿,于傍晚将胡兰成之自序大致译好。早些时候,亦曾知胡兰成有一部以日文出版的书叫《寄身日本》,彼时我不曾接触此书,只觉得它是胡兰成撰述自己在日本寄人篱下的生活状况,大抵如《今生今世》一般写的是生活感情。待我目睹了此书,却觉得自己是千万个误会了。《寄身日本》实则是一部纵说政治经济的哲学论著,全书凡六章,第一章《世界将何去何从》,第二章《历史从失败中产生新机》,第三章《民族精神与世界思想的统一》,第四章《无公理,亦无物质生灭》,第五章《世界文明史有正统》,第六章《产业国家主义的改革》。凡从战败后的日本现状讲到世界格局的走向,亦从真实不虚的生存状态谈到宇宙空间之物质生灭,无一处不体现了胡兰成之博学浩荡与行文之汪洋恣肆。华语世界之人大抵读了《今生今世》《山河岁月》后始觉胡兰成不愧为民国遗留的旷世才子,而读《禅是一枝花》觉得胡兰成亦是一个造诣非凡之人,而今《寄身日本》之出现,我方觉得胡兰成是个神一样的人了。若以庄子、周公来比胡兰成,实在不为夸张。而我如此说,世人难免又别生误会了,或者骂声会云起,这自当难怪,我亦曾将《寄身日本》误会为才子文章,而况乎未识胡兰成之天下人了。这般认识,今世有如此多人骂胡,谤胡自是不难理解了,盖因不识,纵识亦不深或有偏差。如认真读完他的作品,我相信再无人敢妄加议论胡兰成。
    岗洁博士问胡兰成:“易经可有好的译本可读?”(此好的译本自是指日文版)而胡兰成无可奉告,然多年后胡捧着《寄身日本》独自惋惜,盖亦无可厚非。胡兰成果真是通晓古今之异人。
    时间仓促,况小北白天亦要为生计“催眉折腰事权贵”,故且译出自序,盖明后天,后后天,逐一出土《寄身日本》之风貌,与世人共分享。我手头只有从卜二处得来之图片,阅读时颇为糊涂,或有汉字难认,若有人持《寄身日本》之纸质书或更清晰之图片,不妨借小北一阅,亦是无限欢喜。

                                       2010年3月29日夜于浙江新昌


寄身日本——胡兰成著  小北译
 
【自序】
    「太初有话」(译者按:此句出自《圣经》,话与神同在,话便是神。说的是语言的力量。)
    当今世上最重要的乃是阐述正确的语言,真实的言论,及正统的思想。
    「道」这个字读「miji」,本是「言」的意思,而「言」却是花开的声音。花瓣之纹路随花的绽放而展开,故语言亦生于道之前。倘若不这样,顺着道的言语就腐朽了,而违背道的言语亦紊乱不堪。在如今历史的转折点上,更要以纯洁的言论来引导世界的运行。
    我是一个中国人,较之于其它民族,我想我的语言应该更容易让日本人理解,而尤其是当今的日本人,亦更会听一些我的话。
    目前日本正面临着世界性的经济不景气,外交关系亦十分险恶。我这本书首先就是要针对这些情况说明原因,从中找出这个时代的任务,用正确的思想来引导,以期开创一个新的时代。
历史上任何一个时代的开创都有一种思想之存在。在近几个世纪物理学与天文学的大发现里融入新的哲学解释,就可以了解人世与自然应有的状态,亦会高兴地以现实的行动在数千年的历史中绽放出现代文明的花朵。而我在本世纪物理学和天文学的大发明上,阐述大自然的五个基本法则。
    大自然的五个基本法则乃是万物之公理,且是由我们来创造的。
    应当知道现代的产业国家主义在不断地更替变换,并彻底地实施。这是现代世界的主题,亦是中日两国的使命。
    故必先突破现状,为此我将说明中国和日本自清末以来互相结合的方式,并提出新的政治制度和新的产业制度,来代替现在的产业国家主义,此亦是当今时代的主题。
    多亏了「常阳新闻」的岩波健一先生和大冢益夫先生的建议,亦有劳国学院大学小山奈子女士的辛苦协助,本书才得以问世。我若能以此书回报我在日本所接受的好人好事,当是幸运至极。
    数年前岗洁博士曾问我「易经可有好的译本可读」,听后我无从回答,而今我欲将此书献给岗洁博士,先生却已不在人世,这着实令人惋惜。此书文字经出版社通篇修正,亦由小山女士修改,在此一并谢过。
 
                                           戊年八月 胡兰成
                                       戊寅仲春 小北译于浙江新昌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329/477

楼被抢了4层了

  1. 小北辛苦了。

    薛易 Says @ 10-03-29 10:33 下午
  2. 小北兄請慢慢來,先從篇幅較少的文章整理起,為讀者做介紹,這關係到我所參與的出版計畫,順利的話應該可得到一定的支援。


    CHARLIECHAN30 Says @ 10-03-30 11:01 下午
  3. 问候查理兄。多年后,我又出现了。
    小北兄,翻译累了就去找找胡先生的佚文以做“消遣”:)


    扶清风 Says @ 10-06-3 9:23 下午
  4. 薛兄这里的头像如何这般狰狞,笑~~


    扶清风 Says @ 10-06-3 9:23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