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下面是广东惠州的刘义的一组诗,写得很静,很多好句子。刘义说,他读了十遍《今生今世》,让我听了觉得钦佩。度胡兰成者自然明白他的好处,但用诗歌来讲故事的人不多,所以希望兰友们能好好读一下。

 
封锁

1943年的冬天,雪落在南京的一个院子
彷佛光阴的纸屑,洒在我干净的长衫上
一架纤弱的飞机如小小的银针
散出一束灼人的亮光
从浙江嵊县胡村出来,十数年来犁过的路
像头上几朵简单的白云
屋檐下一滴纯净的雨水
现在隐居在这幢小楼里,也是被人监禁于此
我们的故事随那篇小说悠悠地翻开
午后,阳光柔软地落在眉毛上

二月恰如流水,我寂然来到上海
穿过静安寺路,轻轻敲了敲门
当一张窄小的纸片从门洞中递进去
你悠悠地展开,落款是兰成
再后来的岁月里,我们如同细叶浮着的寂静
绕过美丽园精巧的屏风;绕过「南京深山里的秋」
「你一人坐在沙发上,房里有
金粉金沙深埋的宁静」
民国女子

一个人的夜是清凉寺内
一条条寂寞的竹帘
回到丹风街石婆婆巷20号
看你穿古典绣花的装束
去市场买点小菜
那么贞静而淹然
更多的时候,我们并坐于灯下读书
文字的颜色、性情、气味随你召唤
你说:「驱使万物如军马
不如让万物解甲归田,一路有言笑」


临水照花人

居家的日子像小鹿在溪中吃水
我们是银纸剪下的人形,在墙上
随柔和的斜阳淡了下去
傍晚,淡淡的月亮
于西窗浮了上来
我们挨得很近,是冰炭相融后的静
那一声「兰成」如晴天落白雨
惊动了三世十方:
「于千万人之中,于万千年之中
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
倾城之恋

我们的恋爱惊动了整个上海滩
静静的风夜,我们还在大西路漫步
看你笑语如花,人世的风景
莫过于临水处平凡的人家
炎樱在墙上画一幅苦竹
我们的婚礼亦是如此淡然
没有玉凤的风冠霞帔
没有英娣的简静悠然
惟有一行:「愿岁月静好,人世安稳」
山河岁月

木落山空,乌桕子如雪
窗外依然水木清华
从武汉辗转逃到温州
斯家老宅上还挂着从前的月亮
其后日本战败,民国政府流亡
解放军渡长江....

我悠然于小楼里写点文章
安心做一个教书匠
秀美端来粗茶淡饭说
夏承焘先生来访
今生今世

没想到你千里迢迢来到温州
长长的山路之后是一间狭小的柴屋
卷起布帘,你就站在我身前
薄薄床单尚有淡淡的回忆
一册在黑处沉默不语的圣经

我们在曲折的小巷里转来转去
边上是小桥流水人家
「我待你天上地下,无有得比较
人世迢迢如岁月,安不上取舍……」
流言 

收到你的信已有旬日
细小的光点在上面移动
清风若无其事地进来
翻动桌上的书函
如一滴露打湿梦中的蝉

记得那年除夕,你送走苏青后
独在房中摸着我的信
摸着那件舍不得穿的皮袄

「又一年将尽,月亮无声自圆缺」
十八春

应梁漱溟之邀北上
经杭州见马一浮居士
书法的精妙,如杯中的一卷云水
再往上海爱丁堡公寓,你已人去楼空
我的悔如大地回春
燕子的软语商量不定
「彼时惟以小吉故,不想增加你的困难
你亦不要来寻我」
出了静安寺路口,我最后一次回过头
爱玲……
禅是一枝花

犹如春雪初霁时墙根的兰芽
松阴下的兰蕙,幽幽吐着香气
1951年的北海道
纷纷扬扬下着小雪
像多年前那场已经结束的爱情
从东京到北海道,再往清水市的龙云寺
纸如圆荷,一滴墨开出茉莉的形状
一切已寂然如水

       2010.3.23修改
 
说明:本诗中引文皆见胡兰成著作《今生今世》、《禅是一枝花》。

, , , , ,

引用地址:http://hulancheng.com/20100314/462

楼被抢了9层了

  1. 這篇的確寫得很好。可惜四月號的印刻截稿了,否則天文看了這篇,一定會選用進去吧。


    CHARLIECHAN30 Says @ 10-03-17 5:46 下午
  2. 那就五月怎样?呵呵,查理兄多给推荐一下。

    薛易 Says @ 10-03-17 10:11 下午
  3. 可惜印刻不歸我管啊,否則一定用上去了。

    全文登出後,我寄給印刻看看。


    CHARLIECHAN30 Says @ 10-03-18 7:01 上午
  4. 谢谢薛兄弟的推荐
    多年的旧作
    现在读起来总觉得很肤浅


    刘义 Says @ 10-03-19 9:47 下午
  5. 谢谢查理兄的鼓励!
    只希望朱天文朱天心能看到我这组小诗.
    这也因为胡先生的缘故.


    刘义 Says @ 10-03-19 9:55 下午
  6. 劉義兄太客氣了,寫得非常好,大作字數想必不多,但絕對好過五十篇故作姿態的評論的總和。

    等全文刊出後,我會介紹給天文看。


    charliechan30 Says @ 10-03-20 6:17 下午
  7. 再次感谢查理兄的鼓励!,您的评价太高了,以至于让我受宠若惊。其实我几次想完成下半部分,写着写着总觉得多余。(相对于胡先生的著作真的多余了)也许这组小诗也只能如此了。代我向朱天文前辈问好!


    刘义 Says @ 10-03-20 8:21 下午
  8. 劉兄忒謙了,請將下半部完成,相信不是只有我等著看呢。


    CHARLIECHAN30 Says @ 10-03-20 8:59 下午
  9. 谢谢


    刘义 Says @ 10-03-22 2:54 下午

要说点啥就在这吧